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210节 不屈
  看到蒋纬国沉默半天都没下决定,萧爻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营座,你是在担心校长的态度吧?”

  蒋纬国笑起来,并且是苦笑:“当然。”

  中国和日本在爆发着战争,作为中立国的美国跟日本维持着正常跨国贸易(同时美国也跟中国维持正常贸易),这似乎是合理的,但是,美国人是在把用于支持日本进行战争的工业资源、化工原料、战争物资乃至军火武器卖给日本,毫无疑问,美国人此举是""裸地损害着中国的利益。明知日本正在侵略中国,美国人却还如此唯利是图。雅典娜号一旦进入东京湾,就会让日本人获得3000多吨炸药和7000多吨汽油,这么一大批战争物资会给中国带来多大危害?会给中国军民带来多大死伤和损失?蒋纬国既心惊又愤慨,他觉得中国军队完全有权击沉这艘美国船,逻辑是现成的:日本人为了自身利益,跟美国购买这些战争物资;美国人为了自身利益,向日本出售这些战争物资;中国人为了自身利益,当然有权力消灭掉这些战争武器。大家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凭什么日本人和美国人为了自身利益可以毫无顾忌,中国人却要瞻前顾后、畏手畏脚乃至牺牲自己的利益?

  干掉雅典娜号,蒋纬国有三大顾虑:

  第一,在国际上会造成轩然大波,给中美外交关系带来重大负面效应。中国海军潜艇属于军队的战斗舰艇,而雅典娜号是民用商船,军舰击沉民船等于军人对平民开枪,更何况,雅典娜号还是中立国、第三国美国的船,一旦真下手,带来的各方面政治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第二,此举会导致中国“得罪”美国。虽说美国人此时两面三刀,并没有真正地支持中国抵抗日本的侵略,并且蒋纬国完全不像蒋介石那样把中国抗日胜利的希望寄托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列强大国的身上,但必须要承认,在原先历史上的中国抗日战争后几年,中国确实非常依靠美国的不断输血(当然了,美国的二战策略是“先欧后亚”,第一输血对象是英国,第二是苏联,第三才是中国,中国得到的美国援助只是英苏二国得到的一小部分)。激怒了美国,导致中国以后可能会失去大量的美国援助,这一点不得不让蒋纬国忌惮三分。实际上,蒋纬国自己也心头忐忑,因为蒋纬国跟罗斯福总统以每架40万美元价格订购了50架b-17,如果因为这件事导致美方一怒之下撕毁协议,不得不说是一大损失;

  第三,蒋介石的态度。

  前两点顾虑只是让蒋纬国产生一些忌惮,只有这第三点真的让蒋纬国感到真正的忌惮。众所周知,蒋介石一直不认为、不相信中国能独力地打败日本,所以蒋介石的战争策略是“军事为辅,政治为主”,通过获得列强大国的援助以及国际力量的干涉来取得对日作战的胜利,在众多列强大国里,美国是蒋介石最抱有希望的国家。国民政府里,蒋纬国是铁杆“亲德派”,蒋介石则不折不扣地属于“亲美派”。蒋介石竭尽全力地希求美国帮助,在这种政治环境下,蒋纬国却下令国军潜艇击沉美国的船,蒋介石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处罚蒋纬国?杀头坐牢倒不至于,但很容易导致蒋纬国因为一而再地“搞砸大事、破坏大局”而失去蒋介石的“欢心”,蒋纬国最怕的就是自己失去蒋介石的信任和支持。

  在是否击沉雅典娜号这件事上,蒋纬国最顾虑的阻力来自蒋介石。

  极度的举棋不定中,蒋纬国问萧爻:“国军拥有潜艇这件事,美国人不知道吧?”

  “应该不知道,但日本人肯定已经知道了。”萧爻说道,“虽然我们的潜艇部队从成立开始就一直处于严格保密中,可如今,潜艇部队已经正式参战且取得不俗战绩,日本人不是傻子,必然因此而推测出我国海军暗中拥有一批潜艇。雅典娜号在日本海域内被不明身份的潜艇击沉,谁干的?日本人吗?日本人现在极度依赖美日贸易,怎么可能会干出用他们潜艇击沉给他们运送战争物资的美国船这种在逻辑上完全说不通的事情?到时候,美日联合展开调查,日本人肯定会告诉美国人,中国海军拥有潜艇,答案完全是水到渠成。我们是有动机、有能力、有条件干这事的唯一‘凶手’,并且我们也是最大的、唯一的获利者。东窗事发后,我们可以抵赖,可以坚决不承认、坚决否定,但那也没什么意义,美国人和日本人即便没有证据,也会确定是我们干的。”

  “难道真没有办法了?”蒋纬国烦躁至极,他知道,东窗事发了,美国政府肯定提出抗议,蒋介石肯定又惊又怒,最后必然查到蒋纬国的头上。海军潜艇部队名义上听命于海军总司令陈绍宽和潜艇部队司令魏子浩,但蒋纬国才是潜艇部队真正的“幕后老板”(魏子浩是海统局的秘密成员)。陈绍宽和魏子浩都不敢轻易下令,毕竟这事关系重大,敢下命令的,只有蒋纬国。

  “除非…”萧爻缓缓地开口,“u-1075号擅自行动。”

  “什么?”蒋纬国吃了一惊。

  萧爻眯着眼,又露出那种怪异的神色:“无论是陈总座、魏钧座还是营座你,都对u-1075号潜艇发去了不得攻击的严厉命令,但u-1075号艇员们在爱国热情和义愤填膺之下,自作主张、自行其是,击沉了雅典娜号。”

  蒋纬国立刻明白萧爻的意思了,他心头一动:“这事最后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萧爻道,“陈总座、魏钧座、营座你都没有责任,你们能有什么责任?这事只是u-1075号的擅自行动,最后,该潜艇艇长肯定要被枪毙的,全部艇员都要强制性复员以及接受军事法庭审判,潜艇部队被严令进行内部纪律整顿之类,部分军官要被撤换查办。”

  “让部下背黑锅?”蒋纬国坚定地摇头,“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萧爻表情波澜不惊地道:“那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放过雅典娜号。”

  “放过?”蒋纬国被激怒了,“妈的!那艘船上装的是美国人卖给日本人即将被日本人用来杀我们的炸药和汽油啊!数量还那么大!”

  萧爻看着蒋纬国,神色间流出一丝尊敬:“营座,我懂你的意思,可是,你需要付出的代价极有可能是你的政治生命啊!”

  蒋纬国点起一根香烟,狠狠地抽着:“我知道,我知道…可我同时更加知道,三千多吨炸药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死伤和代价!会有很多弟兄、很多老百姓死伤于美国人卖给日本人的这三千多吨炸药!”他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不多了,我必须下命令给u-1075号!”

  萧爻不动声色地看着蒋纬国:“你想先斩后奏?”

  蒋纬国点头:“到时候木已成舟,我父亲也没办法了。”

  萧爻摇头:“不能先斩后奏。营座,校长他毕竟是一国领袖,你哪怕是他儿子,也不能藐视他的身份、地位、权威,你干什么都在事后才告诉他,即便他心里并不反对你干的事情,也会因此而产生耿介,他会觉得你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你的行为等同于日本的‘皇道派’,皇道派对天皇忠心耿耿,他们经常干一些擅作主张的事,虽说他们干的事,比如九一八事变,确实对日本大有好处,对天皇大有好处,但天皇却非常地厌恶皇道派,因为,第一,皇道派虽然忠于天皇、干什么都为天皇考虑,可他们干什么都不向天皇进行请示,这就藐视了天皇的权威,天皇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的权威被藐视,第二,皇道派一次又一次擅作主张并且取得成功,这样发展下去早晚会变本加厉、彻底失控,所以,裕仁天皇在‘二二六事件’中毫不手软地镇压并彻底清洗了皇道派这帮对他赤胆忠心但却在无意中屡屡做出藐视他权威的忠狗。”他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蒋纬国,“你已经不止一次对校长采用过先斩后奏的手段,一两次还行,老是这样可不行啊!孩子最讨厌父母以‘我们是为你好’为理由而做出不经过孩子同意的事,更何况是领导呢?任何一个领导都不喜欢下属做事瞒着自己。”

  蒋纬国心头剧烈震颤:“你的意思是,我必须请示我父亲?”

  萧爻点头:“必须的。”

  蒋纬国着急起来:“可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即便不同意,但你这种在动手前特地通知他、向他请示的尊重他的态度也会大大地减少他对你产生的不悦。”萧爻显得十分有把握。

  蒋纬国狠狠地抽完香烟,然后真诚地看着萧爻:“我的军师,谢谢你的教导。”

  五分钟后,蒋纬国打通了蒋介石的电话,父子俩进行了如下对话:

  “父亲,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向您请示并且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同意。”

  “嗯?是什么?对日军的反击计划吗?”

  “不是,是另一回事。我的情报部门发现有一艘美国船正在开往东京湾,船上满载着美国政府卖给日本政府的大量的化工原料和汽油,汽油有七千多吨,而那些化工原料则可以被制作成三千多吨炸药。海军有一艘潜艇就在东京湾外延海域内活动着,完全可以击沉那艘美国船,时间还剩下半小时了。如果是日本的船,我们的潜艇当然是毫不犹豫、无需请示就动手了,但那是美国的船,毕竟事关重大,所以我在下达攻击命令前必须要先得到您的批准。”

  “什么?美国的船?你的潜艇想打沉美国的船?不行!绝对不行!”

  “父亲,为什么不行?”

  “纬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国府想要赢得对日作战的胜利,必须要获得列强大国的援助,美国是重中之重,是我们最希求依赖的国家,我们求美国还来不及,更何况是击沉美国的船?你糊涂!”

  “父亲,我不知道美国以后会不会帮助我们,我只知道,美国人现在正把大量的可以被日本人用来杀我们的炸药卖给日本人。三千吨炸药,如果全部制作成手榴弹,可以制作出4600万枚!父亲啊,4600万枚手榴弹!会炸死多少国军将士?会炸死多少我国老百姓?”

  “纬儿,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考虑问题要从大局出发,国府如果因此事而与美国交恶,我们会彻底得不偿失的!甚至会失去借助美国干涉来结束中日战争的宝贵机会!美国人以后会援助我们的!会抵消他们现在跟日本的贸易而给我国带来的负面影响,眼下的痛苦和屈辱,我们必须忍一忍…”

  “父亲!我们为什么要忍?我们正在跟日本人拼命,也许美国人以后会送三万吨炸药给我们打日本人,但那是以后的事,谁也不能保证,我只知道,美国人现在正卖三千吨炸药给日本人用来杀我们。我们可能都坚持不到以后了!父亲,您真的有把握保证美国人以后会支持我们?如果美国人以后会支持我们,现在为什么不支持?甚至反过来支持日本人?如果美国人真的想支持我们,哪怕现在不方便出手,最起码也不会反过来支持日本人吧?父亲啊,我们真正要依靠的,是我们自家的军队和人民!而不是那些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国际列强!三千吨炸药,可以炸死多少国军将士啊?那些国军将士难道不正是您用来抵抗日本人的真正力量吗?父亲!正在战场上拼死抵抗日本人的,是我们自家的中国军人!不是美国人!我们为了不得罪美国人,坐视美国人把炸药卖给日本人用来炸我们自家的中国军人,请问,前线国军将士们知道后,心里会怎么想?”

  “…纬儿啊,我理解你的想法,你父亲我当年跟你是一样的热血、宁折不弯、眼睛里揉不进一粒沙子,做什么都有自己绝对遵循的原则,三十一年前吧,我在保定通国陆军学堂学习时,一次上卫生课,一个日本军医教官拿起一块泥土对我们中国学生说道‘这块泥土里有四亿个微生物,就像中国有四亿人口’,我当时怒火冲天,因为这番话是在""裸地侮辱我们中国人,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冲上台,抢过那块泥土并掰成八块,然后拿起其中一块说‘这里面有五千万个微生物,就像日本有五千万人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每每回想起这件事,从来不感到自豪,反而感到羞愧和后怕,为什么?国家尊严是靠这种小伎俩和一时热血就能获得的吗?国家想要有尊严,必须国富民强,可现在,我们国穷民弱,实力不如人啊,还能说什么呢?实力不如人的情况下,千方百计地求得生存才是第一位,尊严也只能暂时放一边。实力不如人还要坚持原则、跟人家硬碰硬,这不是匹夫之勇和妇人之见,又是什么?一个人犯这样的错只不过送了自己一条命,一个国家犯这样的错则会葬送整个民族的未来!纬儿啊,你热血爱国的精神,我是欣慰的,这是可贵的,也是正确的,但你毕竟太年轻,太年轻气盛,很多东西是必须要变通一下的…”

  “父亲,我们是很贫弱,但还不至于贫弱得要如此的苟且忍辱!父亲啊,我们其实是很强大的!真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弱,不在于是否拥有强大的武力,而是在于是否拥有强大的精神!您没在前线亲眼看到,攻击命令被下达后,无数国军将士舍生忘死地冲向日本人,为了自己的祖国,他们视死如归、无怨无悔。试问,全世界这么多国家这么多民族,又有几个能拥有这种伟大的精神?我们到底有什么好怕的呢?父亲啊,您考虑问题非常周全非常长远,但您在某些地方也可能想得太复杂了。父亲,您自己也说了,我们因为国穷民弱,所以任人鱼肉,成为列强大国凌辱、侵略、掠夺的对象,那么,谁是国民政府真正能依靠的对象呢?就是我们的军队和人民啊!只有他们,才是真心对待国民政府的,为国民政府付出自己的一切!我们怎么可以做出背叛他们的事情?坐视日本人获得攻杀中国人的武器却袖手旁观,这跟汉奸有什么区别?”

  “纬儿!我承认我说服不了你,但你也说服不了我,可是,我是你父亲,我也是国军最高统帅,无论是父子还是君臣,我都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命令你不允许这么做!我现在正式命令你,不许攻击!”

  “父亲,为了能少死一些我们的军民同胞,为了让国民政府多保留一些力量继续抗战,您事后不管怎么责罚我,我都认了!父亲,请您原谅!”

  说完这番话,蒋纬国猛地挂上电话,然后又拔掉电话线,最后给在东京湾外延海域内游弋待命的u-1075号潜艇正式下达命令:“我是蒋纬国!听我命令!攻击!”

  夜幕下的东京湾霎那间在一声石破天惊的惊雷巨响中闪耀起满空的血红色。

  雅典娜号运载着六千多吨粗制硝化甘油和七千多吨汽油,这两样东西都是十分危险的易燃易爆品,u-1075号向其发射去的四枚鱼雷不亚于把四颗手榴弹扔进弹药库里。爆炸时,雅典娜号距离东京大井码头只有三公里不到的距离,当时在码头上准备接收物资的日本军方人员都惊呆了,其中一名三菱公司的化工专家在事后说道:“…毫无预兆,黑沉沉的海平线远处突然间闪耀起一道极度耀眼的红光,光的传播速度要比声音快多了,所以我们先看到了爆炸火球,差不多十秒钟后才听到了声音。红光中,一团极度巨大、极其骇人的大火球猛地在海面上拔地而起,急剧升腾到一千米的高度,照亮了方圆几公里的海域,夜空和海面同时笼罩在令人毛骨悚然的赤色云霞中,就像演哑剧一样,就在我们集体目瞪口呆的时候,‘轰…’仿佛天空和大地一起变成了巨鼓,空气都好像在爆炸的超级巨响,声波明显在穿透我们身体,因为太强烈了,我感到我的五脏六腑都在震动着,空气犹如波浪般在形成一层层叠起的音浪,决堤洪水般汹涌灌入我们耳中的超强声波几乎震碎了我们的耳膜,现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大叫起来,小部分原因是惊吓导致的,大部分原因是本能反应,不张大嘴巴,冲进我们耳朵里的声波真的会把耳朵震聋的,这是下意识的动作,我们彻底地惊骇恐惧了,如此超强猛烈的大爆炸真的是前所未见,非常可怕、非常恐怖,再接着,狂风大起,热烘烘的爆炸气浪形成了澎湃的气浪,呼啸横扫、扑面而来,把我们衣服吹得簌簌抖动,戴帽子的人的帽子都被吹飞,海面上更是涛声轰鸣,强大的爆炸冲击波在海面上形成了海啸般的波浪,声响犹如万马奔腾,波浪翻滚向码头岸边,撞击得发出惊涛拍岸般的闷雷巨响。我们呆若木鸡,远处海面在熊熊燃烧,真的是熊熊燃烧,起码半平方公里的海面在疯狂燃烧,烈火和海水使得那片海域变成恐怖绝伦的地狱,黑烟滚滚、红光闪闪,大量汽油和无数残片在海面上燃烧着,并且汽油又随着波浪不断扩散而使得更广大的海面变成可怕的烈火地狱。我们很快就回过神来,是那艘即将进港的美国船发生爆炸了,那海面上只有火海,不折不扣的汪洋火海,那艘船无影无踪,因为完全被炸得粉碎了。船没有了,灰飞烟灭,变成无数碎片,原海域只有一片燃烧的大海。我记得那艘船上有300多名美国船员,不用说了,肯定一个都没能活下来,因为这场大爆炸实在太可怕了,如果这场大爆炸是发生在东京城内,起码会炸死三万人的。…”

  美国货船雅典娜号在东京湾被中国海军潜艇击沉,给日本带来重大损失,同时,这也是中国海军潜艇第一次在战争中击沉民船,也是第一次在战争中故意击沉第三国和中立国的船只。“蒋纬国这是把天都捅出一个窟窿了!”陈绍宽获悉此事后是这样评论的。

  u-1075号顺利完成任务后,蒋纬国发去一份电报,内容言简意赅:“做得好,你们都是英雄。另外,只要我蒋纬国在,你们就不会受到任何非难和处罚。”

  发完这份电报后,蒋纬国把通往南京的电话重新插上电话线,但电话却一片平静。

  u-1075号艇长何祖威上尉在看完蒋纬国发来的这份电报后,沉吟不语了一会儿,最后,他对全体艇员说道:“我们立了大功,也闯了大祸,虽然二公子会保护我们,但…我们回去还不如不回去。弟兄们,我们这个时候阵亡了,其实是最好的结局。继续干吧!”

  怀着一种“自暴自弃、主动求死”的思想,u-1075号一不做,二不休,没有急着撤退,而是继续游弋在东京湾外延海域内。击沉雅典娜号后二十分钟,u-1075号在东京南部三浦半岛附近海域内发现一艘灯火通明的大型轮船,是隶属于神户船运公司的“秋叶丸”号邮轮,排水量高达一万三千吨,携带着大量货物和五千多名平民乘客,这是一艘非军用的民用轮船。

  “发现日本军用舰船,我们当然是有机会就进攻,但发现日本民用船只呢?”

  这是中国海军潜艇部队在一次会议上提出的问题,魏子浩特地询问了蒋纬国。

  “为什么不呢?”蒋纬国回答道,“日本军人在我国国土上""掳掠、杀人如麻,可曾考虑过我国平民的死活?我们以牙还牙,天经地义!”

  “可是…攻击民船是违反国际战争法的…”

  “违反国际战争法?日本人什么时候遵守过国际战争法?跟破坏游戏规则的人讲究游戏规则,可笑不?日本人应该为他们对我们做过的事情付出足够的代价!这是他们自找的!”

  何祖威发现秋叶丸号后没有任何犹豫,下令u-1075号攻击,五分钟后,秋叶丸在两枚鱼雷的爆炸火球中霎那间从海上乐园化为了海上地狱,民船的防御力当然是完全不能跟军舰相比,秋叶丸号在半小时内就沉没了,全部货物都沉入大海,五千多名乘客淹死了两千多人。

  u-1075号在接下来半个月内成为了一艘“恶名昭彰、臭名远扬”的“恶魔潜艇”,这艘破罐子破摔的潜艇在日本南部海域内专门攻击毫无防备且防御力脆弱的日本民船,累计击沉十七艘民船,共淹死八千多个日本人,并且基本上都是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