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302节 后劲不足

第302节 后劲不足

  豪斯霍费尔走后,蒋纬国一夜未眠,他想了很多很多。

  首先必须承认,在原先历史上,中国虽然是二战的战胜国之一,但赢得确实是灰头土脸,虽然美国人把中国拉进了“同盟国四强”阵营里,但在这个所谓的美、英、苏、中四强国里,中国只是另外三国的跟班甚至是被鱼肉的对象,雅尔塔会议就是最直接的证明。蒋纬国一直竭尽全力做着的,就是让自己的苦难祖国能在这场世界大战里赢得更顺利一点、更完美一点,在战后的世界新格局、新秩序里获得的利益能更多一点。蒋纬国走的,其实是一条没有选择的路,如果他什么都不做,“无为而治、置身事外”,中国最后结局还是原先历史上那样的,那么,第一,蒋纬国会极度不甘心,第二,蒋纬国自问也辜负了上苍给他的这个“改变历史的机会”。蒋纬国肯定要做些什么,他要改变历史,但是,改变历史就等同于“创造新历史”。

  蒋纬国非常亲德,一是德国确实对中国很好,二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在中日战争爆发前,中国在国际上能依靠谁呢?美国最强,但美国隔岸观火且唯利是图,英国和法国都安逸怠惰、鼠目寸光,苏联则口蜜腹剑、包藏祸心,唯有德国,才会大力地支持中国,这在原先历史上本就是这个套路,蒋纬国只不过凭借他的“先见之明”优势进一步地扩大了德国的援华力度。眼下的中日战争已经爆发七个月,中国军队打得很出色,这七个月里,日本人在中国战场上付出的代价起码是原先历史上同期的五倍,让日本人在战略上的损失更是不可估量。为什么中国军队能打得这么出色?德国的援助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蒋纬国,德国给中国的援助起码是原先历史上同期的五倍,没有那么多的德式武器,蒋纬国自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接下来,蒋纬国该怎么办?他该带着中国走上什么道路?这个问题非常沉重。

  从民族仇恨和国家利益的角度讲,中国的第一敌人是日本,第二就是那个北方红色帝国。蒋纬国渴望彻底毁灭日本,绝不让日本人还像原先历史上那样“被中国人客客气气地送上船、送回国”,蒋纬国要让日本人为他们的罪行付出足够的、十倍百倍的代价,要让中国在中日战争里获得真正的全胜,然后,蒋纬国也很想跟苏俄好好地干一场,首先要阻止苏俄在这场战争中继续对中国乘火打劫、背后捅刀,其次要跟苏俄好好地算一算那些血海般的陈年血债;除此之外,东南亚地区也是中国的传统势力范围,如今被英法荷霸占,若能趁此大战收回来,自然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蒋纬国非常“贪心”,但令他极度痛苦的是,他本钱实在太有限了,中国的工业、经济、科技、军事等诸多方面都十分落后(文艺不落后,一堆整天骂政府的大师巨匠),就算军队,中国海军和中国空军的整体实力确实不值一提,中国陆军在规模上非常庞大,但战斗力却是徒有其表。蒋纬国想要靠着这点微薄的本钱,为国家牟取到最大化利益,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中、德、日、美、英、法、苏七大国里,美英法利益一体化,所以这三国就是一个集团,中国、德国、日本、苏联都是“自成一派”,中德关系亲密,中日不共戴天,德日关系平平,德苏互为对手,中苏互相利用,日苏各怀鬼胎。若以蒋纬国的“灭亡日本、报复苏联”构思为前提,世界大战无非只能是以下这几种“组合方式”:

  第一,中美英法苏vs德日;

  第二,中德美英法vs苏日;

  第三,中德vs美英法苏日。

  显而易见,第一种就是原先历史上的“组合”,此方式的好处是稳妥,中国肯定会获胜,但坏处很多,一是中国只能战胜日本,无法报复苏联(蒋纬国肯定能让日本败得最惨,并且会全力阻止苏联对中国进行落井下石),既不能收复北方西伯利亚,也不能重获南方东南亚;

  第二种的优点也是稳妥,也肯定必胜,毕竟美德两大国都在中国这边,但组合难度很大,并且中国无法夺回南方的东南亚;

  第三种等于自杀。蒋纬国宁可抛弃德国也不搞这种“组合”,中国这么做太危险。虽然,蒋纬国为了获得德国更多的援助而把中东油田告诉希特勒,并对德国进行了多方面的“战略指导”,此时的德国肯定能比原先历史上更强大,能在战争中打得更好,但还是会寡不敌众。

  如今,德国人带来了第四种“组合方式”:中德日vs美英法苏。按照德国的战略构思:中日化敌为友,然后中德日一起打苏联,灭亡苏联,瓜分苏联,三国既获得巨量的资源财富,也能在陆地上连为一片,整个亚欧大陆就是中德日三国主宰支配,三国都会成为“洲级大国”,获得挑战世界第一的美国的资本,注意,打苏联的同时,德意跟英国开战,进攻非洲和中东,抢占中东油田,中国(也许在日本帮助下)打英国的缅甸,从而跟德国一起打通印度洋通道。这里存在一个非常重大的悖论:对于中德日三国联盟而言,最完美的战争步骤是先灭掉苏联,然后再跟美英法开战,但是,为了抢占中东油田,德国必须要对英国同时开战,因为中东是英国的地盘,所以,中德日要同时对苏联和英法开战,如果这个时候美国提前参战,中德日就真的危险了,就要同时对付美英法和苏联了,当然了,这也是德国拉拢日本的第二个原因,对付美英法需要日本的世界第三海军。

  如果这些真的可以实现,德国会在中德日三国瓜分世界后联合中国一起干掉日本,那时,中国真的就赢了。但是,这条路的难度是令人不敢想象的,存在着太多的风险、危机、隐患。蒋纬国问豪斯霍费尔:“你们(德国)...或者说我们(德国和中国),给日本开出什么条件?”

  豪斯霍费尔回答道:“解决掉苏联后,德国只要乌拉尔山脉以东的苏联东欧地区,中亚完全归中国,至于北亚(西伯利亚),东经130°以东归日本,其余的归中国。”

  蒋纬国摇头:“都是天寒地冻、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日本人不会感兴趣的。”

  豪斯霍费尔笑着道:“再加上英国人的澳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克什米尔),日本人还不动心吗?他们不是想要大陆吗?澳洲大陆分给他们。”

  德国方面希望中日停战并联手,一是为得到日本的海军和造船工业,二是为了保全中日两国的国力军力,中日继续打下去,两国都会元气大伤,自然难以都成为德国的强有力盟友,德国希望中日陆军一起跟德国陆军联合打苏联,而不是互相厮杀得两败俱伤,把话退一步说,即便德国支持中国在东亚大陆上打败日本,也就是打败日本陆军(中国军队肯定拿日本海军没办法),那么,中国一方面需要提防日本卷土重来,一方面还要跟德国一起打苏联,那么,中国又多少时间、财力可用于建设发展?刚结束中日战争(并且只是在东亚大陆上结束而非彻底结束)的中国军队和整个中国都是残破不堪、百废待兴的,还怎么跟德国一起打苏联呢?最麻烦的是,没有强大海军的德国和中国都拿日本本土没办法,即无法彻底消灭或征服日本,那么,日本即便被赶出东亚大陆,也有很大可能性东山再起,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日本万一跟苏联勾结,或投靠美英法,中德处境自然雪上加霜。与其这样,还不如拉拢日本。

  中日战争爆发于1937年7月7日,德国闪击波兰是1939年9月1日,德国进攻苏联是1941年6月22日,毋庸置疑,时间非常紧,此时已是1938年2月1日,三年零五个月后,德苏开战,中国真想帮忙,就要在这三年另五个月内在东亚大陆上彻底击败日本,然后休养生息、整军经武。很显然,中国难以做到,哪怕有德国的鼎力支持。希特勒并不是只会幻想,他此时非常“喜欢”中国,同时他知道中国即便想奋发图强,也需要时间,需要财富,如果中日战争继续打下去,中国就没有时间进行建设和发展,国力、军力、财力也会被战争耗尽。中国打败日本时必定油尽灯枯、摇摇欲坠,并且没有时间恢复,还如何跟德国一起争霸世界?

  难!真难!真他妈的难啊!蒋纬国躺在床上,在由从远处传来的枪炮声、爆炸声组成的催眠曲中毫无睡意、辗转难眠。

  想来想去,蒋纬国最后只能用拖延法解决:“管它呢!先把眼下战事打好再说吧!”

  蒋纬国准备睡觉,南京城一半人在睡觉,另一半人则在战斗、在工作。冰水里、雨水里、雪水里、泥水里、血水里,南京军与日军展开着没完没了的激战,残酷程度和激烈程度都在与日俱增,乌龙山要塞上,因缺粮而饥饿难忍的守军官兵直接以日军尸体人肉为食;大胜关要塞上,守军官兵们在齐膝深乃至齐腰深的泥水里寸步不退地坚守着阵地。柳无垢在当天《中华英雄报》里报道描述道:“...大胜关位于江畔,扼守南京的长江上游通道,位置极度险要,但因位于江畔,地下水极其丰富,官兵们的堑壕内都渗满江水、积满雨水雪水和融化的冰水,稀烂泥泞、冰渣沉浮,泥水冰冷刺骨,我们的将士们就站在这种泥水里拼死阻挡日寇的进攻,堑壕里不折不扣的‘血流漂杵’,齐膝深乃至齐腰深的泥水里倒满尸体,尸体创口血如泉涌,流干鲜血后冻僵如石,受伤官兵血水四溅,使得泥水间血水横流,混杂了血水的泥水呈现出令人心惊胆寒的暗红色。血色的泥浆,就像零度的岩浆在堑壕里横流蔓延,不得不令人落泪。”

  第5师团强攻乌龙山时,第16师团则强攻大胜关。大胜关守军总指挥张云怒吼道:“弟兄们!这个京都师团在江北无恶不作,残杀我们不计其数的同胞、凌辱我们不计其数的姐妹,不杀光这些畜生,我们战死后有何面目去见那些死不瞑目的同胞和姐妹?”官兵们愤恨死战,死死地阻挡住第16师团。某个雨夹雪的深夜里,第16师团再度夜袭强攻,官兵们再度死战,持续激战数小时后,第2营副营长吴俊逸向张云请求后撤,张云问道:“为何后撤?没人了?没弹药了?”吴俊逸回答道:“堑壕里都是冰水烂泥,弟兄们在里面冻得受不了了,下半身都冻得麻木没知觉了。”张云大怒:“军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寒冷?”他跑到吴俊逸部队的阵地上,脱掉军靴、袜子、裤子,赤着两条腿跳进堑壕间冰冷刺骨的泥浆里,厉声喝道,“给我继续战斗!”吴俊逸等官兵们又惭愧又振奋,咬牙忍着钢针般的刺骨寒冷,坚持继续战斗。战斗结束时,张云和吴俊逸等官兵们已经无法自己爬出堑壕,被后续官兵就像拔萝卜般一个一个地从泥浆里拖出来并送去救治。张云为了以身作则,脱了军靴、袜子、裤子,所以冻伤最严重,足足冻掉了七个脚趾头,两腿上大面积冻伤冻疮。

  “没有冻坏命根子就好。”张云说道,周围军官都露出苦涩的笑。战场上很多细节都是不太好明说的,但事实就是事实,不文明不雅的事实也是事实。冬天的战场上(特别是原先历史上的抗日战场上),中国军人们缺乏御寒衣物,为防止手指冻僵而无法开枪无法拼刺刀,所以他们在睡觉时或闲暇时都把手放在裆部,因为那里“最暖和”,能尽量让手部得到保暖。

  柳无垢在大胜关采访时,在伤兵医院里遇到一个伤兵,她看到那个伤兵四肢五官都健全,身上也没有弹孔刀伤等,但整个人缩在病床上默默地流着泪。柳无垢觉得很奇怪,上去询问,这个伤兵神色很惨然地道:“我在堑壕的冰水里泡了八个小时,一直忙着打鬼子,撤下来后,我突然感觉...感觉我...”他露出一个难以启齿的表情,“那里疼得厉害,剧痛无比,请军医查看了一下,军医说我的...那两个东西(睾丸)已经在冰水里冻得完全坏死了,只能切除掉。”他呜呜着捂脸哭泣道,“我还没有娶媳妇呢!我家除了我以外就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我家就我一个儿子、一根独苗,现在弄得彻底断了香火了,这可怎么办啊!”

  面对这个嚎啕痛哭的士兵,柳无垢哑然无语,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

  在这个晚上的战斗中,第16师团第30旅团第38联队一个大队猛攻大胜关外延的一处突出部阵地,连续进攻三次都被击退,因此日军集中炮火展开轰击,排挤后,日军一拥而上,轻而易举地占领了这个阵地,阵地里的两百多名南京军官兵都被炸死在堑壕里,日军奇怪“这些支那兵为什么不躲不闪地挨炸”,看清楚后才知道,这些南京军官兵都站在齐腰深的冰水泥浆里,两条腿都冻得麻木僵硬,所以日军炮弹落下来时他们根本没办法躲闪。这些南京军官兵宁可在堑壕里无法移动地坚持战斗也不放弃阵地。

  蒋纬国打击日本人是不择手段的,在他的思想熏陶下,他的部下们也一样。2月2日时,第16师团得到来自第114师团的四个步兵大队的兵力支援,对大胜关再度发动全面的强攻,两万余日军在一百多门重炮的火力支援下,疯狂进攻大胜关,守军官兵们殊死奋战,杀伤了两倍于己方的日军,但日军炮火极度凶猛,要塞被轰击得千疮百孔,整个防线濒临崩溃边缘,守军伤亡惨重。张云急切地向上级和友军求援,雨花台的第88师第203旅抽调一个团赶赴大胜关,结果日军早已准备数十门火炮瞄准向大胜关和雨花台之间的通道,一顿暴风骤雨般的炮击后,第203旅增援大胜关的这个团伤亡过半,团长阵亡,全团丧失战斗力,无法再战。

  接到报告的蒋纬国又焦急又心痛:“真没办法援助大胜关了?”

  “有的。”萧爻提醒道,“陆上不行,江上还有。”

  正在南京附近江面上的中国海军长江舰队的纬国号驱逐舰和大同号炮舰随即参战。此时长江上共有两支“长江舰队”,一支是中国海军的,一支是日本海军的,但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双方以下关码头(浦口区)为江上界线,日军舰队在上游,国军舰队在下游,因为日军舰队若到下游,肯定会遭到紫金山炮群的猛轰,还会遭到国军鱼雷艇编队的攻击,国军舰队若到上游,肯定会遭到日军舰队的攻击,所以双方“互不侵犯”。大胜关在下游,附近江面被国军舰队控制,因此纬国号和大同号是可以参战的。

  两舰参战后,立刻有力地扳回了大胜关局势。纬国号的5门127毫米主舰炮和大同号的2门120毫米主舰炮不断地齐射,围攻大胜关的日军随即在电闪雷鸣中成片成片地血肉横飞。日军急忙展开反击,轰击大胜关的重炮群被分出一半以轰击江面上的纬国号和大同号,两舰在江面上一边竭力规避躲闪一边继续为守军提供炮火援助,恶浪滔天间,大同号连续被三发日军炮弹击中,全舰霎时在大爆炸中分崩离析,断成数段沉入长江,不到三分之一舰员幸存,同时,纬国号也被一枚日军的240毫米重型榴弹炮正中舰上粮仓,但炮弹并未爆炸,是哑弹,如果这发炮弹正常爆炸,纬国号肯定会被炸得稀烂。

  当纬国号舰员们浑身冷汗地把这发哑弹推入长江时,纬国号的舰长、大同号的前任舰长喻诗航痛心疾首地看着附近江面上正在沉没的大同号。大同号虽然是清末老舰,但战功赫赫,特别是被编入长江舰队后,更是大放异彩,无论是南京保卫战还是南京战役,都立下了汗马功劳,曾在日军枪林弹雨中毫发未伤、全身而退,但此时跟纬国号一起出击,却折戟沉沙了。

  “水雷!”喻诗航正痛心着,周围舰员突然一起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黑沉沉的江面上,一颗水雷晃晃悠悠地漂了过来,应该是中国海军布雷部队自己布下的,纬国号在狭小的长江水面上无法进行大动作规避,眼睁睁地看到那颗水雷撞在了舰艏侧舷处,并且还是一颗三百公斤级的重型水雷,足以炸碎纬国号的舰艏。

  用喻诗航的话说,“在这一刻,我和弟兄们都咬住牙、闭上眼,心脏也一下子都停住了,我想问候海军布雷部队的全家,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这种有己方军舰活动的水域内布雷的?我当时想,我真倒霉,刚从炮舰舰长升为驱逐舰舰长,结果在同一时刻,我又丢了我的炮舰又丢了我的驱逐舰。我浑身绷紧,痛苦无比地等着那道霹雳在我的军舰上炸开,但是,妈的,真是活见鬼了!那颗水雷居然没有爆炸!我收回开始的话,我不问候海军布雷部队的全家了,那帮白痴,吓死老子了!幸好那颗水雷出了机械故障!谢天谢地!不过,这事真是见了鬼了!”他心有余悸,庆幸后怕不已。

  尽管险象环生,头顶上是日军的炮弹,身边水面上是自家的水雷,但纬国号还是在竭尽全力地支援陆地上的陆军兄弟。不过,光是靠纬国号一艘驱逐舰显然是不够的。此时大胜关附近的江面上,除了已经战沉的大同号炮舰、正在奋力参战的纬国号驱逐舰,还有一艘军舰,并且这艘军舰的吨位、火力都比大同号和纬国号大几个数量级,就是被中国海军扣押在此且被八国人员共管的日本海军陆奥号战列舰。陆奥号此时的状况是这样的:该舰共有四座双联主舰炮塔,三号四号主舰炮和弹药库被中国海军蛙人部队控制,并且弹药库里还是装满炮弹,一号二号主舰炮被舰上日本海军水兵控制,并且弹药库里的炮弹都已经被日军转移走了,舰上原本共有1333名舰员,此时还有300多名武装看管人员,中国海军有200多名蛙人保持留在舰上控制三号四号弹药库,除了中日人员,舰上还有德、美、英、法、意、苏六国人员,但六国人员都不多,要么十几个人,要么就几个人,象征性地参与“八国共管”。换句话说,陆奥号前部被日军控制,后部被中国海军控制。

  大胜关这场恶战爆发后,陆奥号上的八国人员一起“就近观战”,六国人员看得不带有立场,中日人员自然是带有立场的,各自目不转睛地看着陆上的战场,为己方部队呐喊助威,场景活脱脱就像“两群球迷在观看各自支持球队的激烈球赛”,但他们不是在看表演,而是在看血淋淋的厮杀。大胜关守军把日军杀得尸横遍野时,陆奥号上立刻爆发起一阵阵热烈的汉语欢呼声,激动的蛙人们拼命地挥舞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日军重炮群把大胜关轰得天翻地覆时,陆奥号上的日军同样立刻喝彩叫好,爆发出日语欢呼声,一面面太阳旗被抖动摇晃。

  “妈的!这帮狗日的小日本!”卜潇听到日语欢呼声后勃然大怒,“叫个鸟啊!有什么好得意的!”他怒视向陆奥号前部的日军。

  “大队长!”一名蛙人不安地拉过卜潇,“大胜关的弟兄们好像快撑不住了!鬼子炮火确实太猛烈了!”

  卜潇看了看陆地上的大胜关,他绷着脸:“我认识那个张云,是个眼睛长头顶上的家伙,自大得很,看不起我们海军,并且是个好色之徒,天天骚扰那个女明星周璇,真希望那混蛋被鬼子炮弹炸死,但是,大胜关要是丢了,长江运输线就要被截断了,德国人又援助了我们一大批军火,要是长江运输线真的被截断了,南京麻烦就大了,咱们还是要帮帮那个张云的。”他反复地思考着,突然间脑中灵光一闪,然后目光发亮地看着部下们,“喂!你们还记得《大胜关协议》吗?里面说,我方不得破坏陆奥号,是吧?”

  “对!”蛙人们一起点头。

  卜潇露出一个狐狸般的诡异笑容:“但是协议里面没说我方不得‘使用’陆奥号吧?”

  蛙人们都大吃一惊:“大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卜潇豁然正色地吩咐道:“快!联系喻诗航,让他立刻调一批海军炮兵给我!我们使用陆奥号的主舰炮,轰陆地上的鬼子!”他看了看弹药库里的炮弹,“这么多炮弹,留下一半就可以炸毁陆奥号了,多出的一半都扔到鬼子头上去吧!这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这是一个极度疯狂的决定,并且是一项极度疯狂的行动。不过,不管是卜潇还是喻诗航,都对此没有什么顾虑,他们的逻辑是现成的:有蒋二公子给我们撑腰,我们怕个什么?于是,在各方的难以置信中,十五分钟后,陆奥号后部的三号四号共4门410毫米主舰炮一起朝着围攻大胜关的日军第16师团咆哮出了惊天动地的雷霆烈焰。

  “你们干什么?你们违反了规定!”舰上的七国人员都震惊不已,日方人员都不敢相信,并且暴跳如雷,另外六国人员都义正词严地指着卜潇、喻诗航等人的做法。

  “我们没有违反规定!”卜潇强辩道,“协议里说我方不得破坏陆奥号,没说我方不得使用陆奥号!时间紧急,老子不想跟你们浪费口舌!都他妈的退下!否则老子立刻引爆炮弹!”

  “轰!——”长江上狂飙起四道烈焰飓风般的火龙,四门410毫米主舰炮一个堪称排山倒海的齐射,霎那间在围攻大胜关的日军人群里炸开四团天崩地裂的大火球,近乎天塌地陷,四个足球场的日军在大爆炸中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继续!放!”卜潇油光满面地大喊,用日本人的军舰、日本人的巨炮、日本人的炮弹轰击日本人,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划算的事情吗?

  第16师团彻底地倒了血霉,陆奥号三号四号主炮塔的五轮齐射,共轰击了二十发炮弹,每一发都炸起顶天立地的大火球,每一发都摧毁掉日军半个多大队的兵力。包括第19旅团旅团长草场辰巳少将在内,超过五千名日军被陆奥号炸死炸伤,日军完全是措手不及,并且陆奥号就在江边,紧挨着陆上的日军,炮弹“弹无虚发”,一发下去,炸起沙尘暴般的残肢断臂(大口径重炮杀伤力极大,比如以上甘岭战役举例,此战中的志愿军步兵们肯定是拼死血战的,但战后统计,美韩联军在上甘岭战役中遭到的伤亡足有70%是志愿军炮兵造成的),最重要的是,日军重炮群无法还击,因为开炮的是日军自家军舰。发现陆奥号开火,大胜关战场上的日军重炮群指挥官桥本欣五郎少将接到部下汇报:“少将阁下!陆奥号刚才对我们...开火了!是否还击?”

  “还击?”桥本少将气急败坏,“那是帝国海军的军舰!怎么还击?”

  陆奥号上的中国海军炮兵完全是肆无忌惮地开炮,要不是需要保留一半炮弹在舰上继续威胁日本人,打得大呼过瘾的炮兵们真恨不得把所有炮弹都轰到日军头顶上。

  靠着海军的“强有力援助”,大胜关守军再次守住了大胜关,毙伤日军超过八千五百人,其中约六千人的杀伤战绩是海军舰炮造成的,并且绝大部分是陆奥号舰炮造成的。结束战事后,张云在战场上发现一把日军将官指挥刀,属于被炮弹碎片击毙的草场辰巳少将的,他把这把军刀送给卜潇以作为感谢。

  “截止此时(2月2日),经统计,我军在南京战场上累计毙伤日军约16.5万人,其中,日军死亡者约10万人。”萧爻向蒋纬国报告道,“我军伤亡总数也已达到5.2万人,其中,死亡者2.1万人,3万多伤兵里,重伤和残疾者约1.3万人,轻伤者约1.7万人,可在一月内康复者约8000人。”他看着蒋纬国,“我们已经...伤亡一半了。”

  “我懂,我懂。”蒋纬国点点头,“我们已经伤亡一半了。”

  “虽然有民兵可以填补,但民兵的战斗力肯定不如原先的老兵。”萧爻神色凝重地道,“现在,我们要开始收缩防线了,在战斗人员减半的情况下还维持原先防线,会导致我方防线的兵力密度和防御力度都大幅度降低的。”

  蒋纬国心里明白,鏖战两个月了,南京军开始后劲不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