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312节 钢铁反击 9

第312节 钢铁反击 9

  师团长的“消极怠工”以及师团部的被摧毁,让第16师团陷入了近乎万劫不复的绝境,但全歼这个师团仍然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恶仗,对于此时的中国军队而言,虽然像南京军这样可以在局部战场上占有一定的甚至很大的优势,但日军仍然不是那么好杀的,日军师团仍然不是那么好全歼的,第16师团此时被围兵力差不多有一万三四千,并且包围圈外有大批的、越来越多的日军在拼命赶来救援。末日来临时,日军并不会丧失斗志、纷纷投降,恰恰相反,日军会进行狗急跳墙般的疯狂抵抗。中岛中将知道,他干出那么多恶事,落入中国军队手里是绝无好下场的,第16师团绝大部分日军官兵也都明白这个道理,在中国国土上奸淫掳掠、杀人如麻的他们如果落入中国军队手里,百分之百会死得凄惨无比,这就导致中岛师团上下愈发地拼死抵抗。

  “一万好几千的鬼子...”卫戍司令部内,唐生智看着前线部队呈送上来的报告,忍不住感慨道,“吃掉中岛师团的难度确实不小啊!就是一万几千头猪,我们三天三夜也杀不完的,更何况那是一万几千头恶狼。”

  蒋纬国听到唐生智这句感叹后觉得此话很耳熟,想了想,他忍俊不禁。“杀不完也得杀完!”蒋纬国语气坚定地道,“把所有能动的部队都投进去!成建制地消灭日军一个师团,等于零零散散地干掉五万鬼子!老子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岂能让那帮兽兵逃出生天?传我的命令,击毙中岛中将者,奖五万大洋!击毙日军少将旅团长者,奖两万大洋!击毙日军大佐联队长者,奖一万大洋!缴获日军一面联队军旗者,奖三万大洋!各部以营为单位进行统计,哪个营在此战中杀敌最多,奖五万大洋!”在下达完这些放血式的命令后,蒋纬国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道,“妈的!拼了!”

  南京军本来就是一支死士虎贲军,并且《中华英雄报》按照蒋纬国的指使,每期都是一半页面用于报道英雄事迹,一半页面用于宣传日军的暴行、兽行、恶行以及揭露日本妄图灭亡中华、奴役全体中国人的战争目的,这就使南京军上下官兵在思想上得到升华,对国家、对民族、对这场战争充满了责任感和使命感,对日军充满刻骨仇恨,此时再加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屡试不爽的真理,因此包围第16师团的各部官兵更是如狼似虎地展开攻击。

  “杀光中岛师团!为十万死难同胞报仇!”荡气回肠且怒发冲冠的口号声中,参战的南京军南路部队的官兵们无不红着眼地疯狂战斗。

  投入对第16师团包围和聚歼战的南京军部队包括由钟松、郑洞国、谢刚哲指挥的三个机械化步兵团(三个团的装甲兵、炮兵、机械化步兵来自南京军,普通步兵来自海军陆战队),总兵力约1.8万人,另有大胜关守军3000余人助战(大部分是刚被补充来的民兵),除此之外还有桂军第余兵力、滇军第余兵力加入战局,几支部队总兵力达到2.8万,是第16师团被围兵员人数的两倍,但由于日军第17师团等部已经赶来救援或正在赶来救援,因此参战南京军南路部队不得不抽调一半兵力用于阻击日军援兵,从而导致这场聚歼战的交战兵力相差无几,另一方面,这场聚歼战在整个南京战场上牵一发而动全身,南京城主战场上的第77师、第88师、第99师分别在紫金山、雨花台、栖霞山、浦口区等阵地上积极地发动反击,竭尽全力地牵制日军主力部队,使得日军无法抽调太多兵力去救援第16师团,不过,南京战场上的日军在人数上是南京军的四五倍,因此牵制作战无法持久,所以南京军南路部队必须速战速决,一旦拖下去,后果不言自明。

  双方都在抢时间,双方高级指挥官都急红了眼。蒋纬国算是孤注一掷了,他随即又把第77师第77骑兵团这支南京战场上中国军队唯一的骑兵部队也投入南部战事,全团约两千骑兵,并配有迫击炮营和重机枪营,虽然骑兵在机械化大战里已经江河日下,但日军并没有坦克群,因此第77骑兵团这支曾在沪东战场上缴获日军第101步兵联队、第101骑兵联队两面联队军旗的英雄部队在眼下的南部战场上仍然是一支强大的力量。

  松井大将比蒋纬国更加孤注一掷,最让他暴怒得近乎崩溃的是,在这个关键节骨眼上,他居然联系不上第16师团的师团部,折腾了足足一个小时,他才联系上中岛中将,但对方的回复差点儿让他气炸肺。“大将阁下,我正在江边组建最后防线,急切请求海军舰队支援!师团部的军务指挥权,我已经暂交给师团参谋长中泽大佐了!”中岛中将在电台里这样说道。

  “八嘎!”松井大将惊怒至极,“我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中泽大佐?”

  “啊?”中岛中将比松井大将更加震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的师团部到底是怎么回事?”松井大将大怒。

  “这个...我也不清楚...”中岛中将惊慌失措。

  “饭桶!”松井大将几乎被气得吐血,他真恨不得一刀砍了这个在烧杀奸淫掳掠时勇猛如虎但在面对强敌险境时却畏缩如鼠的中岛今朝吾,但可惜,松井大将此时想杀他也杀不了,因为中岛中将眼下正受到南京军上万精兵的“严密保护”。

  日军那边陷入混乱,南京军这边其实也有些混乱。在原先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闪击战是德军闪击波兰,近90万机械化德军乘坐着大量的坦克、装甲车、汽车,在炮兵和空军的强大火力支持下,通过错综复杂但井然有序的无线电台、有线电话组成的通讯系统展开高效的统一指挥和协调行动。南京军此时打的是“小型闪击战”,规模恐怕只有德军闪击波兰的三十分之一,但客观上讲,即便南京军是中国军队此时最精锐的部队,但在战斗素质、设备、技术上也显然比不上德军的,所以这场“小型闪击战”也就不可避免地因为通讯不畅、通讯系统不完善、通讯器材不够等原因而陷入一定的混乱。即便是蒋纬国,也无法做到对他麾下这几万大军进行如臂使指的指挥。不过,对于参战官兵而言,乱了不要紧,记得自己的战斗任务就行,“杀日本人,不停地杀日本人”,哪怕是各自为战,也仍然是以杀日本人为目标。

  南路军第3团的组成结构跟其它两个团一样,该团共有约7000兵力,其中1500人来自海军陆战队,另有2500人是皖南地区的安徽补充兵,还有3000人来自南京军,都是装甲兵、炮兵、机械化步兵,整个团就像一锅大杂烩,团长是海军的一位上校,副团长是来自南京军的徐玉伟中校,毋庸置疑,该团内部配合程度不太理想,因为三大部分是“临时拼装起来的”。开战后,徐玉伟指挥着装甲兵、炮兵、机械化步兵一路纵横驰骋,势如破竹,结果进展太快,回头一看,那位海军上校指挥的步兵部队都不知道被甩到哪里了,两部分完全脱节。徐玉伟急忙让通讯兵联系海军上校,对方抱怨道:“你们跑得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们!”

  “你们在哪里?”徐玉伟火急火燎地问道。

  海军上校语焉不详:“我也不清楚,周围黑乎乎的,根本就看不清...”

  徐玉伟身边军官们问道:“我们要等他们吗?”

  徐玉伟怒道:“军情如火!时间耗下去,日军就会回过神,我们还怎么打仗?磨磨蹭蹭、拖拖拉拉,这是装甲兵的战斗风格吗?”他又让通讯兵联系郑洞国,结果发现通讯已经中断。

  军官们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既跟上级失去联系,又跟同僚部队失去联系。

  “即便这样,也要继续战斗!时间紧急!多杀一批日军,多冲垮一道日军防线,都可以增大我们获胜的概率!”徐玉伟声色俱厉地命令道,“继续攻击!”

  “往哪里攻击?”军官们吃惊地问道。

  徐玉伟下了一道著名的命令:“哪里有战火,就往哪里冲!哪里有太阳旗,就往哪里冲!听到日语就开火!看到日本人就开火!全体攻击!杀!”

  部队在一片黑暗、一片混乱中猛打猛冲,在淘米山撞上日军第33联队的防线,该联队此时足有4000余步兵,另有1500余工兵、1000余辎重兵助阵,总兵力是徐玉伟的两倍多。徐玉伟根本就没等后续的步兵部队,指挥坦克群凶狠冲击第33联队的防线,杀得第33联队联队长野田谦吾大佐措手不及,并且徐玉伟这股凶狠势头让野田大佐在震惊中极大地误判了敌情,他误以为攻击自己的南京军在兵力上超过自己,并且还有大批的坦克,因此心生怯意,被徐玉伟冲杀三次后就下达了撤退命令。看到日军撤退,徐玉伟愈发猛打猛冲,对日军近乎穷追不舍,狂追三十多公里,杀伤了三千余日军(有一半是战斗力相对较低的工兵和辎重兵)。

  稍微喘口气时,徐玉伟通过无线电台接到了蒋纬国的悬赏命令,他立刻下令官兵们收集歼敌“证据”,但地上日军尸骸太多,如果都装上车,既比较麻烦也浪费运力,因此徐玉伟命令官兵们割下被打死的日军的脑袋,装在卡车上或用铁丝悬挂在坦克的外部装甲上。于是,车队里七八辆大卡车上装满了鲜血淋漓的日军人头,并且每辆坦克的装甲上也都悬挂着一颗颗日军人头,徐玉伟那辆四号坦克的炮管上则挑着一颗龇牙咧嘴的日军大队长的人头。次日天亮后,徐玉伟再度指挥部队冲杀日军的一道防线,防线上的日军惊恐万状地看到这些怒发冲冠咆哮而来的南京军坦克上尽是随着坦克开动而颤颤巍巍地抖动着的同伙人头,无不为之亡魂丧胆,继而士气衰竭。

  打垮这股日军后,徐玉伟让官兵们暂时休息一下,毕竟人不累,坦克也累了,就在这时,第77骑兵团副团长裴峰率领一群骑兵飞沙走石地呼啸而来,看到裴峰等骑兵们的战马上的那些“东西”后,徐玉伟等装甲兵都情不自禁地张大嘴巴喝西北风,因为他们看到骑兵们也使用割下日军身上零件的办法来作为歼敌证据,只不过,装甲兵们割的是脑袋,骑兵们割的则是日军裤裆里的东西。裴峰等骑兵们显然也一直在血战,个个都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每匹战马的项圈上就像挂腊肠般挂着一条条黑茸茸的东西。

  “人头太重了,挂的太多会增加战马负担的。”裴峰满不在乎地道,“还是割那东西好,一条也就二两重吧,并且解恨!”他恶狠狠地道,“阉了这些鬼子,让他们变成死鬼后也是太监鬼,没法再祸害咱们中国的女鬼!”

  等裴峰等骑兵们呼啸离开后,徐玉伟张了半天的嘴巴才勉强合上,他心服口服地道:“奶奶个熊的!老子以为自己已经够狠的了,没想到跟这些骑兵比起来,老子简直就是吃斋念佛的老太太啊!”

  在这场聚歼第16师团的血战中,参战的南京军官兵们可以说是发狠地战斗。上至团级、营级,下至连级、排级,都充满了极度的凶狠果决,几乎是争先恐后地跟日军拼命,一出手就痛下杀手,哪怕拼得跟日军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南路军第1团第1营第3连连长盛志勇是一个颇有名气的英雄,因为曾是镇江保安团成员的他在南京保卫战期间的镇江战役中试图刺杀日军第2师团师团长冈村宁次中将,虽然功败垂成,但他却及时地向中国军队通告岗村中将的位置,使得大同号炮舰一顿炮击炸伤了岗村中将,此时的他是南京军的一员并参加了这场反击战。混乱的夜战中,盛志勇的连队跟主力部队失散,然后歪打正着地在夏家凹一带碰到一股日军,他判断对面这股日军大概是一个中队、二百来人,而他的连也是差不多的人,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准备攻击,但在攻击前,连里的不少士兵都感到不解,也有点胆怯,因为敌我双方兵员差不多,打起来很有可能会同归于尽。盛志勇这个连里大部分士兵是新补充的皖南地区的安徽兵,面对士兵们的迟疑,盛志勇掏出一叠照片:“都看看!”

  士兵们看了看,照片上都是惨绝人寰的日军暴行,要么是日军狞笑着一刀砍下一个中国平民的脑袋,要么是被日军奸污后又被日军残杀分尸的中国妇女,要么是被日军用刺刀挑起的中国孩子。“南京丢了,下一个就是安徽。”盛志勇看着士兵们,“你们大多数是安徽人,你们希望这些人皮畜生到你们家乡那里也干这种事吗?如果不想,就挡住他们!杀光他们!”

  “绝不让鬼子到咱们安徽去!”士兵们都咬牙切齿、眼睛喷火。

  一个连的南京军官兵,就这样大无畏地主动冲杀一个中队的日军。人数相同时却还勇于主动发起进攻的中国军队,在此时的中国,除了南京军,确实不多,并且这种事在南京军里是非常普遍的。在夏家凹的这场战斗中,盛志勇170多名南京军官兵主动攻击200多名日军,靠着勇气、决心、比日军占一些优势的轻武器、先发制人的突袭以及日军的误判,硬生生地打垮了这股日军,消灭了190多名日军,官兵们自身死伤140多人。“虽然我的连快打光了,但我们赚了!并且我们对得起自己的职责和使命!”盛志勇说道。

  这是大胜关战场上的一个缩影。在这场大胜关反击战中,大胜关守军反而成了“局外人”,第16师团原本没日没夜地围攻大胜关,但眼下,日军自身难保,肯定不会继续攻打大胜关,不但放弃对大胜关的攻击,并且收缩防线、转攻为守。看到这一幕后,大胜关守军指挥张云愤然道:“那么多兄弟在外面拼死拼命!我们就这样干看着不成?弟兄们,出击!杀日本人!”

  “杀日本人!”惊天动地的怒吼声响彻大胜关要塞。

  “带种的,跟老子出去杀日本人!”副指挥吴俊逸大吼道。

  官兵们应者如云,纷纷怒发冲冠地大喊:“出击!杀日本人!”

  要塞参谋长齐泽远对张云和吴俊逸说道:“我们现在兵力不足,主动出击,也许能获得一些战果,但我们也要考虑到要塞的防守问题,必须要留下一部分兵力。”

  张云同意齐泽远的看法,他留下一千民兵,然后和吴俊逸亲自带着两千余官兵冲出要塞,义无返顾地投入了战局。

  血战一整夜,天亮时,南部战场上尸横遍野,包围圈内的第16师团的总兵力已经从一万三四千人锐减至八千余人,超过五千日军在天亮前被南京军杀死、击伤、打散,但蒋纬国等高层的心情却在天亮时跌落至低谷,因为南京的天气从夜间的小雨变成了白天的大雨,蒋纬国为第16师团精心准备的那上百架轰炸机顿时无法出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