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467节 烽火连天 2

第467节 烽火连天 2

  阿拉木图之战是中国参加苏联战争的第一仗,战况激烈但比较顺利,因为南京军为此准备充分,可以说是“蓄谋已久”。阿拉木图是中亚重地,苏军在此驻有重兵,正规军包括两个师,第68师和第83师,另有八个民兵师,总兵力约七万,数量差不多是攻城的南京军第17师的两倍,但兵员质量并不高,一来中亚是苏联国土范围内遭威胁程度比较低的地方,所以驻扎在这里的都是二三流的部队,二来德国全面进攻苏联后,急于堵住东欧漏洞的苏军高层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精锐部队大多都调往了东欧前线,使得中亚苏军的“质量”更是雪上加霜。不过,远东战争后,由于中苏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加上苏军高层也判断中苏一旦开战,中亚极有可能是中国军队的主攻方向,因此加强了中亚驻军的实力,但因为各种原因,所以整体上的提升程度比较有限。开战前,包括第68师师长马尔科夫上校在内的一批苏军中高级军官被南京军“诱杀”,也是导致苏军开战后被南京军打得猝不及防的一个主要原因。

  因为工业、经济等方面的落后,所以中国军队是落后的,整体上大不如德军、苏军等工业强国和经济大国的军队,但是,南京军是中国军队的精华,参战后打头阵的第17师等部队又是南京军的精华,这就使得阿拉木图战役中的第17师在各方面都不逊于德军,并且超越苏军。如果蒋介石在阿拉木图前线,他一定非常震惊,他一定非常怀疑这支武装到牙齿、机械化程度极高、火力异常凶猛、战斗力异常强大的军队究竟是不是他的国民革命军的一员。

  战斗爆发于半夜,双方飞机都没有参战,火炮成为战场上的重火力来源。南京军超过四百门大口径火炮一起朝着阿拉木图怒绽雷霆,炮击声几乎震翻了整个阿拉木图,炮火更是染红了整个夜空,全城迅速陷入一片火海。阿拉木图的居民们都被这幕突如其来、恢宏至极、恐怖至极的战争景观给吓得傻了,冰雹般的炮弹密集地撕裂着空气,发出摄人心魄的尖啸声,落弹处的建筑物在爆炸中犹如硬纸板做的玩具般或轰然倒塌或四分五裂,全城建筑的窗玻璃都被震得粉碎,哗啦啦地倾泻而下,房屋像地震般剧烈颤抖着,梁柱在嘎吱嘎吱作响,铺天盖地的硝烟犹如乌云般笼罩在城市上空,城市本身也被乌云般的烟尘给淹没了,黑暗的天空和黑暗的城市一起电闪雷鸣,人在持续得没有间歇的巨响中被震得失去听力。半个多小时内,第17师的重炮部队便倾泻了超过五千发大口径重炮,中小口径的炮弹更是不计其数,遍地开花的火球和飓风般的冲击波炸得整个城市满目疮痍,天崩地裂的炮火和天旋地转的爆炸声中,战争的强大破坏性被尽情地释放着,城区天塌地陷、天翻地覆,一片片城区在沙尘暴般天昏地暗的烟尘中化为乌有,残垣断壁间血肉横飞、尸骸如麻,熊熊火光映照得方圆二十多公里内亮如白昼。参战的南京军炮兵们无不既大汗淋漓又痛快淋漓,炮兵部队总指挥李汝炯兴奋得大呼小叫:“妈的!一口气打这么多炮弹,真是太过瘾了!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阔绰过!”

  师长冯圣法听得有些感慨,中国军队很穷,这样阔绰一两次还可以,每次都这样早就倾家荡产了。中日战争前,中国军队不如日军,奋斗至今,差不多跟日军一样了,但跟德军、苏军又有很大的差距。

  南京军炮兵部队之所以能阔绰,除了难得地奢侈一把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开战前,李汝炯找到副师长黄百韬:“副师座,根据作战计划,炮兵部队在开战后要竭尽全力地打击苏军的重要设施,但是,苏军的一些重要设施在城内,跟居民区靠得很近,炮火容易误伤的...”

  黄百韬不动声色地问道:“城内住的是咱们自家中国人吗?”

  “不是。”

  “那不就行了?保护苏联平民是苏军的责任,你替人家操什么心?”

  心领神会的李汝炯和炮兵们在接下来的炮击中根本就不管阿拉木图居民的死活,炮弹不分青红皂白地轰向城市,以杀伤苏军、打击苏军为唯一目标,弹弹都炸起漫天飞舞的断手断脚和滚滚瓢泼的血雾红云,一半是苏军的,一半是当地居民的,全城哀鸿遍野、曝骨履肠。

  “杀!”愤怒的吼声中,攻城的南京军长驱直入、势不可挡地蜂拥入城。

  惊恐万分的阿拉木图居民们瑟瑟发抖地看着涌入城内的中国军人与苏军展开着疯狂的厮杀。参战的南京军官兵除了人数只有苏军一半外,在其余方面上都拥有极大的优势,不但抢占先机,并且装备比苏军精良,弹药比苏军充足,火力比苏军强大,战斗素质比苏军过硬,战术比苏军老练,实战经验比苏军丰富,战斗意志和战斗精神更比苏军顽强和坚定...正因为如此,战斗打响后,阿拉木图虽然还没有拿下,陈明仁、冯圣法、黄百韬等高级军官就已经在商讨拿下阿拉木图后的下一步行动了。

  “武汉方面要求我们十二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北平方面要求我们六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陈明仁看着冯圣法,“我要求你们三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

  冯圣法笑起来:“看来,二公子比委员长更了解我们,军座您又比二公子更了解我们。我估计,委员长此时在武汉正在胡思乱想、患得患失,二公子嘛,或多或少也有忐忑不安吧!”

  陈明仁笑道:“做得到吗?”

  冯圣法笑了笑,拿起无线电台对讲机,神色凛然地厉声大喝道:“诸位兄弟!委员长命令我们十二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二公子命令我们六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军座命令我们三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我现在命令你们,两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

  “两个小时内拿下阿拉木图!”第17师全体沸腾。

  在神惊鬼颤、山河变色的汉语咆哮声中,第17师完全把阿拉木图变成了一艘火海中的小船。涌入城内的南京军官兵们汇聚成一波波气吞万里如虎的怒涛狂澜,兵锋所向之处苏军无不土崩瓦解,杀声震天间血流成河。城内出现这么一幕颇有历史意义的画面:属于黄种人、白种人混合人种的哈萨克人在极度恐惧中看着一批批黄种军人在凶猛地追杀着一批批白种军人。喷涂着青天白日军徽的南京军坦克在城郊野地上飞轮驰骋,黄沙滚滚地冲杀向苏军的炮兵阵地、机场、兵营、交通站、坦克群、车队、人群,滚滚黄沙中血雾腾腾,电闪雷鸣间机械碎片和人体碎肉一起横飞,被南京军炮弹炸得七零八落的苏军炮兵阵地上,火炮零件和苏军炮兵尸骸散落得七零八落,血污里落满弹壳,冲来的南京军装甲兵奋力地开炮开火轰击,一门门苏军火炮在霹雳雷霆中被炸毁,跟上来的南京军步兵跳下汽车,扫射苏军,同时尽量抢夺火炮;苏军机场上更是乱成一团,飞驰而来的南京军坦克朝着机场上的苏军人群和苏军飞机不断开火,一排排苏军飞机在火球中被炸成碎渣粉末或燃起熊熊大火,苏军飞行员血肉狼藉,跟上来的南京军工兵急忙清理机场,准备让天亮后飞来的己方飞机可以使用这个机场;部分局部战场上,双方坦克爆发开激战,战斗结果毫无悬念,苏军坦克被打得一辆接一辆地成为苏军坦克兵的钢铁坟墓,碾压着遍地苏军坦克残骸,南京军坦克群风雷滚滚、纵横驰骋。

  城区内的战斗同样迅速进入白热化,与苏军在城区内短兵相接的南京军步兵们怒吼着,用劈头盖脑的弹火把对方淹没在血泊里,迫击炮弹、掷弹筒炮弹、手榴弹更是雨点般地飞舞,被杀得走投无路的苏军不得不依托民房进行负隅顽抗,导致一些南京军感到投鼠忌器。亲自率队投入厮杀的第189团团长刘俊哲看到本部一个连被一股苏军阻挡在一片居民区外,顿时怒不可遏,他叫来那个连长:“混账!为什么不攻进去?”

  那个连长为难地道:“那是居民区,里面有很多老百姓...”

  “他们是中国人吗?他们的死活关你屁事!”刘俊哲呵斥道,“用炮弹给我轰!”

  一顿炮弹飞过去,躲藏在居民区内的苏军和里面的居民们一起被炸得死无全尸。接到刘俊哲报告的张云立刻命令参战官兵:“不要管当地人死活!他们又不是咱们同胞!别心软!”

  明文命令让官兵们原本还存在着的一点“不忍之心”彻底烟消云散。在城内四处攻杀苏军的官兵们遇到苏军和平民混在一起的情况,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顿炮弹轰击或机枪扫射使其玉石俱焚,以近乎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铁腕手段快速清剿着城内的苏军抵抗部队,城外的苏军被南京军的机械化部队杀得溃不成军,城内的苏军也被南京军杀得分崩离析,战役仅仅打了一个小时,中亚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便成了一片遍地尸骸、血水横流的废墟瓦砾。

  “苏军官兵们!阿拉木图的居民们!我们的目的是消灭斯大林暴政!并不想伤害你们!你们是无辜的,到我们这边吧!不要再为邪恶的斯大林和他的布尔什维克集团卖命了!他们只会让你们充当苦力和炮灰,他们只会让你们白白送死!他们宣传你们离不开他们,实际上,没有他们,你们可以过得更好!我们中国人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和你们的共同敌人是苏联布尔什维克集团建立的独裁政府!斯大林集团厚颜无耻地宣称苏联是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可你们真的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吗?你们好好地想一想!你们的领导人是你们选出来的吗?假的!都是假的!苏军官兵们、阿拉木图的居民们,请你们擦亮眼睛看清楚现实,你们生活在一个黑暗而血腥的国家里,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斯大林和他的布尔什维克集团说了算!一切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他们党派的自身利益罢了!你们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奴隶!他们用革命的名义窃取国家统治权,然后取代以前的沙皇和封建奴隶主继续压榨你们、剥削你们、欺凌你们!他们的本质就是换了名字的封建皇帝!而那些布尔什维克党员也只不过是换了称号的官僚分子和资本家!和平时期,他们是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的的吸血鬼和蛀虫;战争时期,他们又驱赶你们上战场充当炮灰!他们欺骗你们,让你们以为你们在保卫国家,其实只是用你们的性命来保住他们的权力!请想一想吧,是谁让你们饥寒交迫、饿殍遍野、家破人亡?是谁逮捕、关押、流放、杀害了你们的亲人?是谁掠夺了你们的土地、没收了你们的财产、践踏了你们的人格、生活在被监视被告密的恐惧阴影中?是谁掀起一场又一场的大清洗腥风血雨?是谁派遣军队打着解放的名义侵略其它的国家?又是谁编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蒙蔽你们的双眼?都是虚伪的布尔什维克集团!苏军官兵们、阿拉木图的居民们,加入我们吧!到我们这边来吧!我们理解你们的苦难,我们会分给你们土地,我们会给你们真正的家园,我们绝不会屠杀和抢掠平民,我们绝不会奸淫和欺凌妇女,不要被你们身边布尔什维克的谎话所欺骗了!消灭布尔什维克暴政后,我们会帮助你们建立一个新国家!一个没有政治迫害、没有告密者、没有屠杀、没有流放、没有大饥荒、没有大清洗、没有劳改营、没有集体制度、没有等级特权制度、个人可以有私人财产、你们不需要生活在心惊胆战中的新国家!只要你们不反抗我们,服从我们,就不会被伤害,如果你们配合我们,还有额外的奖励...”

  一辆辆安装高音喇叭的南京军坦克或装甲车在战场上开动着,车内的俄语翻译或哈萨克语翻译大声地进行喊话,展开心理战。

  心理战在南京军原计划中只是辅助战术,但让陈明仁等人吃惊的是,该战术效果奇佳。喊话开始后,大批苏军便举起双手向南京军投降,一批接着一批,源源不断,人数越来越多。最先投降的是苏军里的哈萨克族官兵,他们几乎毫无斗志,一触即溃,原本或拼命地逃跑或被迫战斗,因为他们事先被告之“中国人会杀光所有的哈萨克人”,所以在得知南京军优待俘虏后纷纷举手、降者遍野。第一批哈萨克族苏军官兵向南京军投降后,南京军立刻给予其好吃好喝,吃饱喝足并且确信自己不会被屠杀的这些官兵按照南京军的吩咐,拿起高音喇叭对还在战斗或处于犹豫中的战友展开喊话,使得投降的苏军人数一下子猛增,呈现几何倍数趋势,一个投降后带动三个甚至十个投降,继而带动更多的也来投降。不只是苏军里的哈萨克族官兵,阿拉木图是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首都,所以城内有大批该国政府高层,这些政府高层也闻风而降,干脆利索得让南京军差点儿怀疑他们是诈降。逻辑毕竟是现成的:敌国军队兵临城下,政府高层怎么能这么贪生怕死、毫无骨气呢?不过,南京军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跑来投降的哈萨克高层里包括几个重量级的高官,为首者是哈萨克此时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阿比迪萨梅特·卡巴霍帕耶夫,此人是哈萨克此时的政坛一把手,但毫无“以身殉国”的节气,得知南京军并不会对其赶尽杀绝后,立刻带着一批心腹部下前来投降。根据事后分析,这个卡巴霍帕耶夫是很精明的,他估计苏联要完蛋了,毕竟德国在大举进攻苏联,中国也加入苏联战争,他预计,苏联覆灭后,中国必定在哈萨克建立亲华的新政府,他此时弃暗投明,以后肯定会被中国扶植为哈萨克新政府的首脑,弃暗投明越早,就能越证明忠心,所以他在哈萨克遭到中国军队攻击后一个小时就投降了。

  陈明仁立刻亲自接待了卡巴霍帕耶夫,十分和气地道:“卡巴霍帕耶夫先生,您放心,我们并非侵略哈萨克,而是为了摧毁布尔什维克集团在哈萨克建立的暴政统治,我们会帮助哈萨克人民建立一个属于哈萨克人民的新哈萨克。”

  卡巴霍帕耶夫满脸堆笑地连连点头:“当然!当然!中国人才是我们哈萨克人的朋友,至于俄国人...哼!”他露出一个深恶痛绝的表情,然后让他随从押上来一个人。

  “卡巴霍帕耶夫!你们居然背叛苏维埃,背叛革命,背叛斯大林同志,你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那个人大喊大叫。

  卡巴霍帕耶夫恶狠狠地一巴掌抽在那人的脸上,然后又吐了一口浓痰:“我呸!什么狗屁苏维埃!什么革命!哈萨克是我们哈萨克人的哈萨克!不是你们俄国人的!更不是你们布尔什维克的!我们早就想这么做了!”

  陈明仁问道:“这是什么人?”

  卡巴霍帕耶夫不解气地再次抽了那人一个耳光:“这个狗腿子是哈萨克布尔什维克党第一书记尼古拉·阿列克山德罗维奇·斯科沃尔特索夫。”他咬牙切齿地道,“苏联看上去是俄罗斯、哈萨克、乌克兰等国组成的联盟,实际上就是俄罗斯人对我们其它国家的占领和奴役!我们在莫斯科眼里根本就是殖民地!哈萨克就是俄罗斯的附庸国!地位根本就不平等!至于哈萨克布尔什维克党,看上去是哈萨克的、独立的政党,其实就是俄罗斯布尔什维克党的分部!是俄罗斯统治哈萨克的工具!哼!我是哈萨克的国家首脑,但处处都要听这个狗屁第一书记!我是哈萨克人,这个斯科沃尔特索夫却是俄罗斯人,是莫斯科派来的!哈萨克的事情根本不是我们哈萨克人自己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都是这个斯科沃尔特索夫说了算,都是莫斯科说了算!我们哈萨克每年都要被迫缴纳大量的粮食、矿物、产品、税收给俄罗斯,我们哈萨克人早就忍无可忍了!”

  陈明仁拍了拍卡巴霍帕耶夫的肩膀:“俄国人和布尔什维克党带给你们的所谓‘解放’是虚假的,实质上就是殖民奴役,我们会带给你们真正的‘解放’!”

  卡巴霍帕耶夫连连点头:“当然!当然!”

  哈萨克族苏军几乎是集体投降,俄罗斯族苏军要么被消灭要么也投降要么逃跑,使得南京军顺利地在两个小时内拿下了阿拉木图,第17师伤亡五千余,累计消灭苏军六万余人,其中光是俘虏苏军就高达四万余人,大部分是哈萨克族苏军。之所以会这样,因为阿拉木图苏军分为两种,一是正规军第68师和第83师,两个师两万余苏军官兵基本上都是俄罗斯人,二是苏军在阿拉木图当地建立的八个民兵师,这些民兵师成员一半是俄罗斯人一半是哈萨克人,战役中,哈萨克族苏军士气低迷,迅速投降,使俄罗斯族苏军大受打击,最终一败涂地。

  南京军占领阿拉木图后,当地居民并未对南京军表现出太大的敌意,只是惶恐不安地旁观,既不反抗南京军也不配合南京军,不过,在南京军表现出秋毫无犯、匕鬯不惊的严格军纪后,当地居民对南京军的好感和信任度一下子大增,不少居民甚至手持献花、箪食壶浆、热情洋溢地欢迎南京军(事后查明,这些欢迎活动是卡巴霍帕耶夫等人组织的,但参加活动的哈萨克人倒也不是违心的,确实怀有欢迎南京军的心态)。南京军很多官兵都“受宠若惊”,继而难以相信,后来才知道原因。

  哈萨克人欢迎南京军的原因是:他们虽然不了解、不是太喜欢中国人,但他们很了解、非常痛恨俄国人。在哈萨克人看来,哈萨克无论被中国人统治还是被俄国人统治,反正都是被统治,俄国人的统治已经让他们怨声载道了,所以他们虽然不了解中国人,但他们相信“中国人哪怕再坏,也不可能比俄国人更坏,因为俄国人已经坏到极点了”。

  虽然卡巴霍帕耶夫在陈明仁面前大骂俄罗斯人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那些话有很大私心的成分,但他也不是凭空捏造,因为都是事实。苏联,是由俄罗斯、哈萨克、乌克兰等十多个国家组成的联盟,在这个联盟内,俄罗斯、哈萨克、乌克兰等都是“国家”,地位是平等的,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苏联其实就是一个扩大的俄罗斯,俄罗斯在这个联盟内拥有绝对支配权,哈萨克、乌克兰等其它加盟国都是俄罗斯的附庸。莫斯科是苏联的首都,但更加是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高层更多的是为俄罗斯的利益而考虑,哈萨克、乌克兰等加盟国都是被俄罗斯压榨的对象。乌克兰境内曾爆发骇人听闻的大饥荒,哈萨克的情况虽然没那么严重,但也足以让哈萨克人对俄罗斯人感到仇恨了,不止如此,斯大林一直在坚定、冷酷地展开“民族清洗”。众所周知,苏联跟中国一样,都是多民族的国家,中国的主体民族是汉族,苏联的主体民族是俄罗斯族,为了巩固苏联的“内部稳定”,斯大林使用铁腕手段“不断地减少其它民族的人口数量”,比如原先历史上的波罗的海三国,这三个小国原本共有700万人口,被苏联吞并后,足有200万人遭到“清洗”,或被冠以各种罪名继而屠杀,或被流放到西伯利亚任其自生自灭,被清洗的人口主要分两类,一是知识分子等社会精英,斯大林用意非常清楚,铲除掉一个民族的社会精英,这个民族自然会走向消亡,二是农民,铲除掉大量农民,就可以控制土地,推行布尔什维克主义特有的土地制度(波罗的海三国因此而恨透了苏联,所以在苏联解体时,这三个国家第一批宣布脱离苏联独立,二战中,这三个国家的大量青年被迫加入苏军,但更多青年自愿加入德军跟苏军作战,即便被苏联占领,这三个国家也一直存在反抗组织和游击队,比如爱沙尼亚的“森林兄弟”游击队,最后一名队员是在1978年才在走投无路中为国捐躯的,并且是宁死不降地自杀的,精神不逊于日本人。不只是这三国,二战中,苏联在众多加盟国出现大量的、远超过中国的伪军,东欧各国都纷纷出兵配合德国打苏联,因为苏联实在是神憎鬼厌、丧尽人心)。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哈萨克的遭遇可想而知,哈萨克原本90%以上人口都是哈萨克人,但此时的1000多万哈萨克人里,哈萨克族只占55%,俄罗斯族却从原本不足5%暴增至40%,前者是被刻意地削弱的,后者是大量地被迁移来的,这自然是斯大林的策略,目的是用俄罗斯人同化哈萨克。不难想象,哈萨克人对俄罗斯人、对布尔什维克的仇恨可想而知,于是,南京军打来后,他们表现出越来越热烈、越来越真诚的欢迎。阿拉木图盛产苹果,郊区都是大片的苹果园,所以当地被称为“苹果城”,欢迎南京军的阿拉木图居民热情地把一筐筐苹果送给南京军,南京军没推却,因为苹果十分有用,既可充饥也可解渴,并且还方便携带,比起喝水还能够补充人体的维生素,但官兵们遵守军纪,付钱给送苹果的当地人。此举更是让南京军得到当地人的交口称赞:“中国军队真是文明之师!”

  “欢迎中国解放军!”大批哈萨克人喜笑颜开地欢迎着南京军,他们称呼南京军为“解放军”,因为他们把中国军队视为“解放者”。实际上,这是德军在东欧战场上的同样待遇,打进东欧的德军被当地人视为“解放者”,打进中亚的中国军队也被当地人视为“解放者”。

  “真顺利!”陈明仁看了看手表,凌晨三时,他抬起头,星河依旧,但黎明不远了。

  捷报飞来后,武汉、北平、柏林顿时都欢声一片。蒋纬国喜不自禁:“不错!真不错!最起码的有一个好的开始了!”

  蒋介石如释重负,他确实捏了一把冷汗:“还好!还好!国军旗开得胜了!”

  希特勒更是心花怒放,他高兴两点,一是中国军队打了胜仗,二是中国确实参加苏联战争了,比起前者,后者更让他高兴。

  第17师拿下阿拉木图后,后续的第123师已经抵达,全军马不停蹄,留下两个旅驻扎阿拉木图后,其余部队急速开动,奔向下一个目标。综合实力其实不如苏军的南京军必须要在战争初期最大限度地把握抢占先机带来的优势,扩大战果。

  汉语的凯歌声中,旗开得胜的官兵们雄赳赳气昂昂地继续前进,中亚大漠上风沙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