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707节 蒋纬国之死 7

第707节 蒋纬国之死 7

  蒋纬国最近一方面还是老样子,日理万机,忙得疲于奔命、分身乏术,一方面又私事缠身,让他烦恼无比。烦恼蒋纬国的私事有两件,一是他的好几件“脏事”被曝光了,顿时,举国上下哗然,社会舆论来势汹汹,报纸上那些没完没了的、对他进行口诛笔伐的文章自然不必提了,光是他每天上班的军委会武汉行营大楼外隔三差五就有大批文人墨客、爱国学生、热血青年进行各种聚众活动,有的是进行声讨抗议,高呼口号、静坐、绝食等各种方式轮番上阵,有的是进行联名请愿,还有的是支持蒋纬国的学生和青年与那些抗议蒋纬国的学生和青年一次又一次地爆发“群体性冲突”,说白了就是打群架,让蒋纬国焦头烂额、烦不胜烦。

  第二件私事让蒋纬国更感头痛,这件私事说起来有点俗,那就是:蒋纬国眼下陷入了一场俗套的“三角恋”。

  所谓的“三角恋”,无非就是一男二女或二男一女之间产生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瓜葛,不过,对于蒋纬国这种人而言,在他身上发生三角恋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因为,如果是两个女人一起爱上他,他完全有能力把这两个女人都接受,如果是他和另一个男人共同追求一个女人,那么,几乎没有悬念,那个女人几乎肯定会选择他的,因为蒋纬国实在“太完美了”,有能力成为他情场对手的男人,世界上还真没几个。眼下烦恼着蒋纬国的这场“三角恋”是这样的三角结构:一个男人痴迷一个女人,但女人喜欢蒋纬国,所以,蒋纬国是身不由己地被拖进了这场三角恋。不过,那个男人也不是等闲之辈,确实有点资本跟蒋纬国进行竞争的,此人是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长子近卫文隆。

  中日议和联盟后,日

  近卫文隆、近卫忠麿都是典型的纨绔子弟,兄弟俩来华后整天忙着吃喝玩乐,当然了,他们是拉着一些跟他们臭味相投的中国高层的纨绔子弟一起吃喝玩乐的,比如孔令侃之类的二代,虽然他们的浪荡行为让近卫文麿十分恼火,但他们这么做“毕竟也有效果”,就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近卫文隆、近卫忠麿来到中国后最想要亲近的人自然是蒋经国、蒋纬国,只可惜,蒋经国、蒋纬国跟他们不是一类人,因此近卫兄弟俩跟蒋氏兄弟俩没有太大的交集,真要说起交集的话,最大的就是蒋纬国和近卫文隆之间的“交集”。近卫文隆来华的第一站正是上海,在上海逗留期间,他结识了一位风姿绰约、花样年华的美貌佳人,对其一见钟情,一下子就坠入了情网,后来,他反复寻找那位佳人,发现那位佳人居然是蒋纬国的私人秘书。

  蒋纬国是有秘书的,以前有,后来“出事了”,再后来,为了防止“秘书出事”或者“蒋纬国自己出事”,柳无垢在蒋纬国很不情不愿的情况下自告奋勇地给蒋纬国做秘书,实际上就是“时时刻刻地看着他”,不过,几个月前,风波愈演愈烈,风声越来越紧,柳无垢带着孩子去了香港,蒋纬国的秘书“宝座”一下子空了出来,他自然重新招了一个,他招的是“一名约二十六七岁、身材适中而修长、面型丰满而精致、衣着朴素但大方得体、谈吐知书达理、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个有教养的纯情好姑娘”。蒋纬国的这位新秘书姓郑,正是让近卫文隆对其迷恋得神魂颠倒、日思夜想的那位上海佳人。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在蒋纬国说“进来”后,军委会武汉行营助理处处长刘峰岭推门而入:“纬哥,两件事。”

  “说吧。”蒋纬国一边没有停下批阅公文一边吩咐道。

  刘峰岭打开报告:“第一件,廉政公署的汪总专近日收到一份举报材料,分量很重并且价值很高,被举报的是第2集团军司令汤恩伯。汪总专考虑到事情敏感、汤恩伯地位又很高,再加上先前被查的‘军中老虎’蒋鼎文不明不白地死在监狱里,导致军方内部对此颇有微词,因此,汪总专心存顾忌,向军委会军法执行总监部提出了求援,说到底,这毕竟是军方内部发生的贪腐大案,光靠廉政公署,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蒋纬国停住笔,笑起来:“我的这位四哥向来是刚正不阿、执法如山,什么时候也学会踢皮球了?不过,他说的也不是托词,蒋鼎文被查已经最终死于非命,让军队里不少人深感兔死狐悲,搞不好,那些人会狗急跳墙、武力抗拒,廉政公署的武装人员哪里干得过他们呢。军法执行总监的萧长官萧山令有什么看法?”

  刘峰岭说道:“萧长官自然是极力支持的,不过,宪兵总监谷长官谷正伦毛遂自荐,向委员长主动请缨,希望带人前去调查,委员长已经表示批准,另外,中统那边也颇为积极,派出了多位干将协助谷长官一起办理这件事。”

  “中统?”蒋纬国眯起眼睛,“中统横插一脚干什么?”

  刘峰岭想了想,低声道:“纬哥,我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搞不好,汤恩伯和谷正伦早就通过气了,到时候装模作样地查一查,最后敷衍交差。我们要不要出手?请舒老板派人进行暗中调查?”

  蒋纬国把两手交叉着枕到脑后:“这个嘛…”

  刘峰岭又低声道:“纬哥,我总觉得蒋鼎文之死存在着很大的内情,说不定是一场阴谋,如果这事再发生在汤恩伯的身上,恐怕委员长那边…”

  蒋纬国沉吟了一下:“有道理,你去联系一下老舒吧!我暂时还不太想插手汤恩伯的事,但我也不想莫名其妙地让人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

  “好。”刘峰岭点点头,然后继续报告,“第二件事就是近卫文隆请求见你。”

  “我靠!”蒋纬国捂住眼睛,“肯定又是为了那事!就说我不在!”

  “他说过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刘峰岭取出一张请柬,“这是地点。”

  蒋纬国摆摆手,示意刘峰岭把请柬放在办公桌上:“好了,我知道了。”

  刘峰岭走后,蒋纬国拿起桌上的一部内线电话:“郑秘书,来我这里一趟。”

  郑秘书的办公室在蒋纬国办公室的隔壁,这么安排一是为了避嫌,二是出于保密原则。一分钟不到,郑秘书就敲响了蒋纬国办公室的房门。“进来。”蒋纬国吩咐道。门被轻轻推开,露出郑秘书那张花容月貌但明显紧张不安的俏脸。“主任您找我。”郑秘书走进办公室后立刻低着头,似乎不敢看蒋纬国。

  “近卫文隆又来烦我了。”蒋纬国耸耸肩,“你看吧,请柬在桌子上,他要请我吃饭呢!不过,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为了你才一次又一次地烦我。说实话,这事搞得我是哭笑不得,特别是外界的新闻八卦说的那些话…好像我在跟他争风吃醋似的,我真是受不了了。郑秘书,你说,我要不要解雇你?”

  郑秘书一下子抬起头,整个人花容失色,身体轻轻地颤抖,眼睛里更是涌出了泪水:“主任…您要解雇我?这…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我会努力改正的…请您给我一次机会…”

  蒋纬国无可奈何地道:“你没有哪里做的不好,只是…你在我这里,近卫文麿就会不停烦我,并且外面又有各种风言风语、闲言闲语…”

  郑秘书眼泪汪汪:“主任,请您不要解雇我,我很喜欢在这里工作,并且…并且您要是解雇我,他就彻底地肆无忌惮了,他已经派人给我送了恐吓信,要不是畏惧您,他早就对我…”

  “近卫文隆真的有这么糟糕吗?”蒋纬国有点好奇。

  郑秘书的脸上露出一种又恐惧又厌恶的表情:“那个日本鬼子就是一个色中饿鬼,毫无素质和修养,放浪形骸、纵情声色,下流龌蹉不堪…”

  蒋纬国想了想,苦笑着点点头:“好吧,我不会解雇你的,你要是离开我这里,就真的危险了,他好歹是日本首相的大公子。唉!反正我名声已经够臭了,再多这么一个花边新闻也无所谓,谁叫我又心肠软又喜欢多管闲事呢!”他随即想起了蔡文娜,当初就是在重庆“多管闲事”认识的。

  郑秘书顿时喜不自禁甚至喜极而泣:“主任,谢谢您,谢谢您。”

  行营大楼大门口外,一辆小汽车静静地停着。刘峰岭走上前,敲了敲后座窗户玻璃:“近卫先生,非常抱歉,小蒋将军不在,请您改日再来拜访吧!”

  “知道了。”坐在车子后座上的近卫文隆冷冷地回答道。

  车子被司机启动,缓缓地离开行营大楼。车子里,近卫文隆咬牙切齿:“托词!我明明看见她的车子就在停车棚里!她今天是正常上班的!蒋纬国肯定也在!八嘎!两个人说不定正在风流快活!”他因为心头的极度嫉妒而五官扭曲得近乎狰狞。近卫文麿是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长子,这种出身注定他从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更何况,近卫家也不是普通家庭,近卫家是门庭仅次于天皇家的日本豪族、日本五摄家之一,世袭公爵,此时,因为近卫文麿在中日战争前“不支持侵华”,在中日战争后极力主张“中日合作共存”,从而在政治生涯上押对了一场豪赌,其地位不断地水涨船高,深得裕仁天皇的“宠信”。可想而知,作为近卫文麿的长子,近卫文隆在日本国内是何等的地位,这使得他原本就飞扬跋扈的性格变得更加骄横狂妄,在日本,他想要哪个女人都是不成问题的,但很可惜,来到中国后,他的这一套行不通了,更何况他的“情场对手”是蒋纬国。近卫文隆是日本的“头号官二代”,蒋纬国则是中国的“头号官二代”,本来是平起平坐的,但蒋纬国的实力和势力却是近卫文隆望尘莫及的,并且,近卫文隆是跑到中国跟蒋纬国“抢女人”,蒋纬国有主场优势,更加赢不了。

  “算了吧!你是抢不过蒋纬国的。”坐在近卫文隆身边的一名女子咯咯地笑道。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家伙!”近卫文隆就像一头被关进了笼子里的老虎,暴躁至极,却偏偏找不到发泄怒火的地方。

  “近卫大公子,应该说,你哪里比得上那个家伙?还有,这里可是中国,不是日本哟。”女子掩口而笑。

  近卫文隆双拳紧握,但随即软了下来,因为他整个人都泄气了:“我真的得不到她了吗?哎,你不是她最好的朋友吗?你帮我想想办法呀!”

  女子叹口气:“没办法,女人么,其实都一样,就像西方童话里说的,都想要一个白马王子。你看看蒋纬国吧,又年轻又帅气,父亲是蒋委员长,并且他本人又有大本事,标准的东方白马王子啊,小郑自然对他死心塌地。嘻嘻,要是换成我,我也一样,女人就这么简单。”

  “可是…蒋纬国已经有很多女人了,她为什么还要把自己送上去?另外,蒋纬国不是就要结婚了吗?娶的还是我们天皇陛下的远房侄女,他怎么还敢这样公然地玩女人?他不怕让天皇陛下生气?”近卫文隆气急败坏,越想越不甘心。

  “你们的天皇是日本的天皇,管不到中国来。”女子说道,“至于小郑为什么明知人家已经有很多女人却还要主动地把自己送上去?原因很简单啊,人家太优秀了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觉得自己有资格独占他,所以呢,她们都有自知之明,就算给他做妾,甚至都没有名分,大批女人也是求之不得的,包括小郑在内;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原因还是很简单啊,人家本事大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喽,根本不需要看别人脸色行事,就算你们的天皇,怕是也要让他三分。”

  “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近卫文隆满脸都是极度的愤怒和不甘,这让他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狂躁,突然,他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如果蒋纬国这个人没有了…”他目光阴鸷起来。

  女子吓了一跳:“近卫大公子,你别开玩笑了,你…别乱想,更加别乱来啊!”

  近卫文隆眼中的森然稍纵即逝,他立刻换上一张笑脸:“我是开玩笑的,呵呵。”

  女子看着近卫文隆,心里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四川省,隆昌县龙市镇,远离镇区的某片荒山野岭。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里,孤身一人的程泽润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野地里奔跑着,他近乎慌不择路、连滚带爬,心头的极度恐惧让他简直就像那句古话俗语“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形容的一般。鼓起一口气爬上一处山坡后,程泽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是“坐”,还不如说是两腿发软地瘫倒了,一方面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近乎虚脱透支,他虽然是军人,但毕竟已经年近半百,不可能像年轻人那样精力旺盛,另一方面是他跑得匆忙,连鞋都丢了,光着的双脚在一路奔跑中被山林里的荆棘扎刺得鲜血淋漓、疼痛钻心,不得不停下来缓一缓。

  呼哧呼哧地穿着粗气的程泽润觉得自己的肺叶都要爆炸了,他勉强提起气,抬眼望向山下远处仍然闪着点点灯光的龙市镇,顿时一阵悲上心头。

  程泽润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堂堂的军政部兵役署署长、陆军中将,并且还是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心腹亲信、人称“何总座的新四大金刚之一”何应钦的“四大金刚”原

  “沛民程泽润表字,你的事情捂不住了!”电话里是一个程泽润熟悉的声音。

  “什么?”程泽润有些吃惊,酒意醒了一半,他有点六神无主,“我知道…那个小二蒋正在搞全国全军大反腐,不少人都落马了,但是…何总座已经跟我说过了,他在委员长面前会给我说情的,并且我已经按照他吩咐的那样做了,收敛了很多,还主动上缴了很多财物…”

  “沛民!你想得太简单了!委员长固然会法外开恩、网开一面,但那个小二蒋不一定听他老子的呀!小二蒋手段的狠辣,你心里没点数?蒋鼎文的结局就摆在那里!他要是对你也来一个先斩后奏,最后坚决不承认是他所为,委员长又能奈他何?他实力雄霸、势力滔天,还是委员长的儿子,委员长会跟他翻脸?委员长现在其实都不敢跟他翻脸了!况且,你这次触犯到小二蒋那帮人的核心利益了!他肯定会杀你的!”

  “啊?怎么会这样?我…我该怎么办?”程泽润大吃一惊、冷汗涔涔。

  “快跑吧!小二蒋已经派人抓你了!你今晚在家里办寿宴,正是他抓你的机会!并且,他不只是要抓你,极有可能会趁机杀你!你先跑!保住命,一切才能挽回!”

  “什么?”程泽润心乱如麻、如坠深渊,“跑?现在就跑?”

  “署座!”就在这时,一名亲信副官风风火火地闯进房门,“在镇外执勤的弟兄们刚刚发现有一股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正在悄悄地潜入镇子!”在说这话的时候,几声清脆的枪响从不远处夜幕里传来,一下子把程泽润的酒意给彻底地驱散了。

  “快走!”程泽润心惊胆战,急忙飞奔着从后门跑出,然后爬上一辆汽车,由那名亲信副官开车,车子呼啸着犹如脱缰野马般冲向镇外。车子开到镇口公路上时,程泽润喊道:“停车!”他跳下车,吩咐那名亲信副官,“你开车继续向前!”说完,他迈开双腿跑向公路边的一望无垠、一片漆黑的山林里。事实证明,程泽润的这个办法很管用,准备逮捕他的那些人被亲信副官的车子给吸引了,从而分散了注意力,让他成功地逃到了镇外郊区的山林野地里。

  “委员长当年在西安蒙难,怕是也如此狼狈吧?”程泽润喘息平定下来,不由得苦笑,他反复地思索着自己为何招来如此杀身之祸,“难道真的是因为我贪腐?还是…刚才电话里说的‘核心利益’到底指的是什么?”他越想,脑子越乱,思绪完全混成一团麻。想来想去,程泽润决定暂时不思考那些东西,应该思考自己的当务之急,即眼下怎么保住自己的这条命。

  “我不能在这里继续待着了,否则就是坐以待毙,那帮人在我家里没有抓到我,肯定会对镇子周边地区展开拉网式搜查。”程泽润吃力地站起身,刚才的那番狂奔几乎让他身体超负荷地垮掉,此时站起来立刻感到头晕目眩,眼前金星飞舞,他咬着牙,暗暗地想道,“我必须见到何总座,只有何总座才能保住我,我不能束手就擒,我必须…”他艰难地迈开步子,却猛地看到身边十多米外的草丛里闪着一对绿油油的光点。

  程泽润差点儿重新跌倒,草丛里的那东西慢慢地走出来,发着绿光的眼睛在紧盯着他。看清楚后,程泽润毛骨悚然,他原以为那是一头狼,但那是一条狗,只不过,那条狗却比狼还要可怕,因为那是一条壮硕异常、用后腿站起来后足有一人高的德国牧羊犬。程泽润知道,这条德牧肯定不是什么野狗或者普通人家养的只是跑出来了,他恐惧万分地看着对方,这条德牧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军犬或警犬,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地盯着目标,虎视眈眈着做出随时都会扑上来的战备姿势。程泽润感到自己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因为他不但不可能打得过那条畜生,并且那条畜生的后面跟上来两个人影,手里都拿着枪。“完了!”程泽润心里哀叹。

  走向程泽润的两人是两个浑身散发着精干强悍气息的青年,程泽润虽然无法看清他们被夜色遮盖的脸,但他完全能确定,这两人要么是军人要么是特工,那条德牧就是一条军犬。

  “真没想到,居然跑到这里来了!”

  “要不是用军犬追踪,险些就让他逃了!”

  两个青年交谈着,语气十分轻松,因为他们看到程泽润的样子后就确定对方已经插翅难逃了。“程署长…”两人其中一个走到程泽润面前,半蹲下打量着程泽润,用猫戏老鼠的语气嘲讽道,“何必做这种无谓的挣扎呢?你以为你能逃出我们的天罗地网?”

  程泽润已经彻底地绝望了:“为什么…”

  “你自己犯下的罪,你还不清楚?”另一个青年冷冷地道,“身为兵役署署长,却贪污公款、克扣军费、倒卖挪用军队物资、冒领津贴补助、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擅自调动军队工兵修建私宅、招募新兵时卖壮丁吃空饷、整顿部队时收受贿赂…林林总总,还用我们说?”

  程泽润颤抖着嘴唇:“我知罪…你们…你们逮捕我吧…”

  “逮捕你?”半蹲着的青年冷笑一声,“程署长,您想多了。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在抓捕行动中把你就地正法,事后对外公布就说你武力拒捕,所以被当场击毙了。”

  程泽润感到天旋地转:“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他哀求道,“我就要死了,你们能不能告诉我真相?不要让我死了也是一个糊涂鬼…”

  半蹲着的青年嘿嘿地笑了笑:“行,就让你死个明白。你,程泽润,身居军队高层要职却屡屡践踏国法军纪,死不足惜,如果只是抓了你,你被押送到武汉后,事情就麻烦复杂了,你可是何总座的心腹亲信,各方面的人脉关系网运转起来,你最后肯定不是被判死刑,顶多坐几年牢,那可不行,一个应该伏法受诛的罪犯怎么能逃出生天呢?如果该死的人却没有死,还怎么起到震慑人心、杀一儆百的作用?就好像蒋鼎文,国法要他死,哪怕委员长不要他死,他也必须死!你也一样,懂了吗?”他说着,微微地凑近程泽润,语气隐隐地有点阴森甚至阴狠,“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原因。你,程泽润,是军委会兵役署署长,是何应钦的心腹亲信,何应钦好大的胆子啊,他居然敢提议解散南京军,而负责着手这件事的几个军方高层正是以程署长你为首。何应钦是不是老糊涂了?他以为南京军是砧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吗?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当然了,何应钦毕竟从北伐时期开始就是委员长麾下的第一大将,虽然在西安事变后就走下坡路了,但影响力和势力仍然不小,眼下还是陆军总司令,所以呢,我们不会动他本人,只是要给他一个警告,打击他的实力和气焰,让他知道他招惹了他不能招惹、也是他招惹不起的人。打狗看主人,反过来,打狗给主人看,打他何应钦的狗,给他何应钦看,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了?”他看着程泽润,“你,就是那条被我们打的何应钦的狗,明白了吗?有个成语叫杀鸡儆猴,我们这叫杀狗儆主、敲山震虎。”

  程泽润脑子里一阵阵电闪雷鸣,他彻底地明白了,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真正死因,同时也知道了从武汉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嘴里说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意思。“原来…原来你们都是蒋纬国的人…”程泽润喃喃道。

  “小组长,你说完了吗?”另一名青年已经不耐烦了,把手中消声手枪的枪口顶在了程泽润的脑门上。

  “说完了。另外,别打他头,那样会打烂脸的,打烂了脸,外界怎么确定伏法受诛的是军政部兵役署署长程泽润?”半蹲着的青年站起身,嘱咐同伴,“打心脏,给他留个全尸。”

  另一名青年立刻改变了枪口瞄准方向,然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手枪扳机。“噗呲”一声沉闷枪声后,左胸和左背被子弹射了个对穿的程泽润像破麻袋般扑通栽倒,中弹处血如泉涌。

  两名青年带着那条德牧迅速撤退,消失在夜色中,留下倒在血泊里的程泽润。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寒风凛冽地吹着,血泊里身体冰冷而僵硬的程泽润突然动了动,嘴巴也张开,艰难地喘着气。“老天保佑…”程泽润瑟瑟发抖地流着泪。人如果心脏被子弹打穿,必死无疑,程泽润被刚才那颗子弹打穿了左胸左背,可是,一般人的心脏是长在胸腔偏左部位的,但有一种人的心脏是长在胸腔偏右位置的,概率只有万分之四,而程泽润就是这种人,因此,刚才那颗子弹把他打成了重伤,但并没有真的要了他的命,他算是绝处逢生。

  “我不能死…”程泽润拼命地爬着,一点一点地挪动着麻木的身体,“我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