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776节 登陆日本 4

第776节 登陆日本 4

  宗谷海峡的海面和天空一起陷入了铁与火的沸腾,天空中机群铺天盖地,海面上舰队乘风破浪,正可谓“万机飞天,百舰争流”。小说网当南京军的轰炸机群炸得北海道日军死伤惨重、几乎抬不起头时,集结在金水港的南京军的舰队正式拔锚起航,横渡海峡,展开全面的登陆。

  这一刻,参战的南京军官兵无不激动得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全国、全世界都密切地关注着宗谷海峡。

  中国军人马上就要踏上日本本土了,历史性的一刻即将到来。

  “诸位弟兄!”第74师副师长张灵甫昂身屹立在一艘登陆舰的高处,目光如火,“我们就要出发了!我就不说多余的废话了!登陆北海道只是我们的第一步,我们不但要登陆并且攻占北海道,还要登陆并且攻占整个日本!”他举起右拳,凛然大吼,“杀进东京!活捉倭王!”

  “杀进东京!活捉倭王!”山呼海啸的、气势如虹的吼叫声响彻宗着谷海峡的海天间(南京军称呼裕仁天皇为“倭王”)。

  为了登陆北海道,南京军投入了一百四十多万兵力、飞机一万五千多架、舰船上千艘,不可不谓之“大手笔”。如此气势磅礴的一场大战,用尽千言万语也难以将其全貌描述完整。宋石峰是第74师第74旅第741团的一名中尉副连长,他这样描述了当时的场景:“…接到登陆命令后,我们所有人都激动得不能自已,各部队无不欢声雷动。一个多月前,我们师像其它部队一样分批地被调到库页岛,尽管上级没有明说,但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们要从库页岛出发,登陆日本本土。明白这一点后,我们都感到了如梦如幻的难以置信,登陆日本本土?天哪!这是何等的荣耀!中华军人千年以来还没有真正地登陆日本本土、攻击日本人的老巢,如今,这项史无前例的、创造历史的、必定永载史册的战事将会由我们承担,我们太幸运了!热烈的气氛让我们都精神抖擞、干劲十足,进行两栖登陆训练时都拼命地苦练,休息时却又激动得睡不着,大家做梦都期待着展开登陆的那一天。另外,我们发现,我们的伙食和生活待遇都得到了大大地提升,顿顿大鱼大肉,香烟酒水的配发量更是以前的好几倍,军饷补贴也是以前的两倍多,我们知道,上级这么厚待我们,一是为了让我们养精蓄锐,二是战事必定十分凶险,很多弟兄都不能活着杀进东京。我们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小日本本来就是疯狗,我们现在要打他们的老家,他们肯定跟我们发疯地拼命。尽管这样,没有人想退出,军人嘛,本就该马革裹尸、杀身报国,更何况是如此一场极具意义的大战,身为中国军人,死在进攻日本本土的战事中也是死而无憾的。翘首以盼的等待中,我们终于等来了登陆命令,我们的空军打头阵,击败了日军航空兵部队,然后对北海道进行狂轰滥炸,接着,我们正式登陆了。集结在库页岛南部沿海地区的部队井然有序地前往金水县港口,港口内和港口外的海面上早就是舰艇如云,海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我们的军舰,不下一千艘,一半多是运输舰船和登陆舰船。天空中尽是我们的飞机,海面上尽是我们的舰船,陆地上尽是我们的部队,这让身在其中的我们无不激动得浑身发抖,说话时都有点牙齿打颤。我们师和海军第1陆战师第11陆战旅是第一波登陆部队,加上附属部队,合计约五万人。当我们排着队伍登上登陆舰船和运输舰船时,第二梯队的弟兄们都用羡慕和祝福的眼神看着我们,他们非常羡慕第一批踏上日本本土的中国军队是我们而不是他们,我们的队伍经过他们的队伍时,两支队伍的弟兄们不停地互相握手,说着各种友好亲密的话:

  ‘七十四师的兄弟,加油啊!’

  ‘妈的!老子羡慕死你们了!凭啥是你们第一个踏上小日本的老巢啊!’

  ‘七十四师的兄弟,下手轻点,别把小鬼子都宰了,好歹留几个给我们第二梯队!’

  我们心头温暖,同时得意洋洋:

  ‘肯定的!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我们师可是南京军五大主力之一,七十七师、八十八师、九十九师在朝鲜,十七师在台湾,登陆北海道当仁不让就是我们七十四师了!’

  ‘放心!小鬼子有七千多万呢!我们哪里杀得完啊!会留很多给你们的!’

  跟我们一起成为第一梯队的还有海军第1陆战师第11陆战旅(该师下辖第1、第11陆战旅,第1陆战旅此时在瓦胡岛),以及空军第1空降师。陆海军三军,都出动部队参加了第一梯队,据说,这是陆海军三军的高层们吵了好几天的架才得出的这么一个和稀泥的结果。虽然我们的军队已经打进了朝鲜半岛,但朝鲜半岛毕竟不是货真价实的日本本土,北海道才是,登陆北海道就是登陆真正的日本本土,第一支踏上日本本土的军队必然获得无上的荣耀,陆海空三军高层们都想要独占这份荣耀,海军的欧阳将军振振有词,他认为既然是两栖登陆,肯定是海军陆战部队打头的,陆军的杨将军义正辞严,他认为中国和日本打了这么久,一直都是陆军担任主力,如今要打日本本土了,这份荣耀岂能不属于陆军?空军的周将军也理直气壮,他说如果没有空军发挥的重大作用,登陆日本本土岂能化为现实?将军们争执得不可开交,最后勉强地达成‘一起登陆’的结果。陆军出动一个师即我们七十四师,海军出动一个陆战旅和我们七十四师一起登陆,空军则出动了空降师,在陆海军部队登陆时对北海道岛进行大规模的空降作战。——事后,我们和海军一起得知,我们被空军那帮家伙耍了。空军在出动空降师时比预定时间提前半小时地出动了一个伞兵团,当我们还在海上时,空军那个伞兵团已经落在了北海道境内,成为第一支登陆日本本土的中国军队。据说,杨将军和欧阳将军气急败坏地找空军算账,空军方面解释‘那个伞兵团因为搞错时间,所以才会提前出动’,这个解释明显就是糊弄人的,陆海军都不买账。陆军在自己军史中记载‘7月17日,陆军第七十四师和海军第十一陆战旅一起成为第一支登陆日本本土的中国军队’,海军在自己军史中记载‘7月17日,海军第十一陆战旅和陆军第七十四师一起成为第一支登陆日本本土的中国军队’,都对空军一字不提,空军则得意洋洋地在自己军史中记载‘7月17日,空军第一空降师第一伞兵团成为第一支登陆日本本土的中国军队’,陆海空三方为了这件事抬扛扯皮了几十年。当时,我们还不知道空军搞得小动作,当我们登上登陆舰船时,附近的海军第十一陆战旅的弟兄们也已经登上他们的运输舰船,双方隔着老远互相喊话:

  ‘喂!陆军的家伙们,我们肯定会比你们先踏上小日本的本土!’

  ‘海军的家伙们,我们不但会比你们先踏上北海道,还会在东京等着你们的!’

  ‘少来了!你们乘坐的舰船都是我们海军的,我们只是顺便捎上你们而已!’

  ‘所以你们也就在海上逞逞威风,打陆战,你们海军怎么比得上我们陆军!’

  我们和海军的家伙们虽然看似互相冷嘲热讽,实际上是在互相刺激,双方都卯足力气,想要抢在对方前面成为第一支登陆日本本土的中国军队。小说网

  舰队出发了,大批的空军战斗机在舰队上空一路紧随着,密不透风地保护着所有舰船,在横渡海峡的过程中,日军飞机不断出动,试图对舰队进行偷袭打击,日军航空兵虽然被我们空军打得损失惨重,但还是有一定实力的,他们不敢再大规模地出动,而是化整为零地进行袭扰,在我们空军机群的严阵以待下,日军飞机一批又一批地犹如飞蛾扑火,每艘军舰上,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也时时刻刻地蓄势待发,尽管如此,日军飞机还是给我们造成了较大的威胁和不小的损失,因为他们的飞机中存在一种特殊的飞机,那是一种自杀飞机,代号‘樱花’,这种‘樱花飞机’是用零式飞机改造的,在飞行员驾驶座下安装着大量的烈性炸药,实战中,飞行员开着樱花飞机看准目标,直接一头撞上去,自己粉身碎骨的同时给目标造成重大打击。日本人的这种战术在一年多前就被他们用在跟美国人的战争中了,并且颇有效果。不得不说,日本人真是一个泯灭人性、疯狂至极的民族,他们连自家人的生命都不在乎,所以他们当然更加不在乎异国人异族人的生命,所以才会在战争中无恶不作,犯下了不计其数的屠杀平民、虐杀俘虏等各种罪恶勾当。日本人越来越大规模地使用这种战术,除了日本人不在乎生命的冷血传统,也是他们在穷途末路下的一种必然性,时至今日,日军飞机想要击沉敌方舰船已经越来越难,他们的飞机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大不如我们和美国人,并且,日军飞行员的素质越来越低,精英飞行员都死得差不多了,新飞行员既缺乏训练又缺乏实战经验,驾驶着常规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攻击敌舰时几乎等于送死,与其如此,还不如采取同归于尽的战术,战果能更大点,因此,日本人大量地生产这种‘樱花’自杀飞机,把大批训练了很短时间并且没有实战经验的飞行员送上这种飞机,连人带机当成一次性产品使用。我们的舰队在横渡宗谷海峡时累计遭到超过1000架樱花飞机的自杀性攻击,虽然我们早有准备,但还是有点心里发虚,毕竟敌人已经是一群失去理智的疯子。据说,日军樱花飞机的飞行员在出击前都会吸食一种叫‘冰毒’的毒品,喝很多酒,上级还会在他们参加必死无疑的出击前派女人供他们玩乐,不止如此,樱花飞机普遍只携带了单程燃油,这样,既能增大飞机上的炸药携带量,也能让飞行员无法畏战逃回去——飞出去后,撞击敌舰是死,不撞击敌舰还是死,燃油不足的飞机无法返回,只会坠毁,同时,樱花飞机的驾驶舱都会被从外部锁死,飞机上也没有降落伞,至于给樱花飞机‘护航’的日军战斗机,一方面确实是护航的,保护它们能突破敌方空中机群拦截网,成功地撞向敌舰,一方面则是进行督战的,发现某架樱花飞机有临阵脱逃的迹象,立刻将其击落,这些手段都是逼着飞行员不管自愿还是不自愿都得去送命。妈的!面对这么一群神经病,我们不得不心里发毛。果然,舰队在横渡海峡时,一批又一批日军的自杀飞机在战斗机的护航下不要命地扑向我们的舰队,有的紧贴着海面扑向我们,有的从高空中垂直地俯冲向我们,有的在半空中硬生生地飞向我们,有的在左边,有的在右边,有的在身后,是迂回过来的,四面八方、前后左右以及头顶上都有,真的就像一棵樱花树在我们头上散落下无数的樱花瓣。当然了,我们可不是真的没办法对付这些蠢货的,我们的护航战斗机和军舰上的对空对海雷达早就提前发现了这些自杀飞机,护航战斗机立刻对它们展开砍瓜切菜般的攻击,各军舰上的高射炮、高射机枪也全力地开火,天空一片翻腾,凌空爆炸的飞机像在我们头顶上展开着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漫天都是密密麻麻、接连不断的火球,十有八九都是日军飞机,其中一大半又是那些自杀飞机,那些自杀飞机满载着炸药,一打就爆,再加上架势它们的飞行员都是新手,训练和实战经验都严重不足,很容易被击落,由于自杀飞机几乎都是有来无回的,极少有自杀飞机的飞行员还能有命参加第二次攻击,所以自杀飞机的飞行员几乎都是第一次参战,他们再怎么受到‘武士刀精神’的洗脑,首次上阵时不惊慌失措是不可能的,因此实战表现十分糟糕,就像一群无头苍蝇,被我们的护航战斗机和军舰防空火力网杀得星落云散、损失惨重。一千架自杀飞机,超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被轻易地击落的,只有不到百分之五也就是四十来架击中了我们,舰队里有二三十艘舰船不幸地被日军自杀飞机撞上,有的是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重型巡洋舰,这几种主力舰都装甲雄厚,被自杀飞机撞上后虽然猛烈爆炸,伤亡了不少人,但对军舰本身没有起到破坏性打击,有的是驱逐舰、运输舰船、登陆舰船,这几种军舰要么吨位小要么防御力差,被自杀飞机撞上后确实吃不消了,我亲眼看到两架日军的自杀飞机先后撞上‘赣州号’驱逐舰,舰上连续炸开两团霹雳火球,舰员血肉横飞一大片,军舰上层建筑被炸得一片稀烂,随即又燃起熊熊大火,最终因为火势无法控制而被迫弃舰,情况最糟糕的是‘呼伦湖号’运输船和‘杭州湾号’登陆舰,呼伦湖号上满载着武器装备、辎重物资,在被一架自杀飞机撞上后,船上天崩地裂,船舱里的弹药都被引爆了,霎时间,呼伦湖号在一声震撼海空的大爆炸巨响中化为了一团拔地而起的大火球,全舰当场被炸得分崩离析,断成四五截、碎成几百块地沉入了大海,舰上人员几乎无一幸存,至于杭州湾号登陆舰,更惨,该舰被两架自杀飞机撞上,虽然没沉,但舰上满载着准备登陆的部队,顿时,舰上血肉横飞一大片,两场爆炸估计炸死足足几百人,我亲眼看到舰上在爆炸火球中升腾起一股血雾,各种残肢断臂、人头碎肉在血雾中满天横飞,舰舱成了一个大型屠宰场,被炸死的、被炸伤的、被炸碎的弟兄在血流漂杵的舰舱内横七竖八地堆成一团,惨不忍睹。…日军自杀飞机虽然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损失和很大的心理压力,但根本不可能有效地阻挡住我军的登陆脚步。舰队继续坚定不移地冲向北海道岛,航空母舰、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重型巡洋舰一马当先,登陆舰船紧随其后,运输舰船处于最后,轻型巡洋舰和驱逐舰严密地保护着登陆舰船和运输舰船,而在航母、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重型巡洋舰的前面,是大批的扫雷舰、扫雷艇和鱼雷艇。驾驶扫雷舰、扫雷艇、鱼雷艇的弟兄们是最了不起的,他们完全是迎着日军的炮火在奋不顾身地前进,日军为了抵抗我们横渡宗谷海峡,在海峡内特别是靠近北海道岛的海峡南部水域内布设了很多水雷——日军的水雷数量比我们估计的要少很多,因为日军向来崇尚进攻,偏爱进攻性武器,对地雷、水雷等防御性武器十分轻视,对于日本人的这个愚蠢思维,我们真是谢天谢地。只见众多扫雷舰、扫雷艇在枪林弹雨中井然有序地冲锋着,它们不能躲闪,因为它们如果躲闪了,就不能把水雷清扫干净了,由于时间紧张,不少扫雷舰艇直接硬生生地冲上去,用自己的身躯触雷,引爆水雷,为后面的舰队扫清道路,很多扫雷舰艇的弟兄就是这样壮烈牺牲的。…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看到了海岸线,北海道岛近在眼前了。战列舰、战列巡洋舰、重型巡洋舰一起向陆地上咆哮着排山倒海的舰炮,更多更密集的轰炸机群犹如牛群耕地般反复地轰炸着预定的登陆滩头,雨点般的炮弹炸弹把登陆滩头炸得天翻地覆。各艘登陆舰船上一起响起了令人心脏狂跳、血液升温的广播:‘所有登陆部队注意,十分钟后登陆!所有登陆部队注意,十分钟后登陆!’

  我感到全身包括我的牙齿都在情不自禁地发抖,身上每块皮肤都冒出了鸡皮疙瘩,我转头看着我身后和身边的弟兄们,大家和我一样,都在浑身发抖,这不是害怕,而是激动和准备战斗的炽热心情。这时,我所在的登陆舰开始加速了,轰隆隆地冲向陆地,我在舰舱边冒出头,看到数十艘较大的登陆舰船和上百艘较小的登陆艇一起犹如迁徙的鱼群般全力冲刺着冲向我所在团准备进攻的一号滩头,这个滩头位于北海道岛最北部城市稚内的东南部三十多公里处,是一块很大的开阔地。紧接着,我听到了怪异的炮击声,那是岸上的日军在开火,火力稀稀拉拉,看来,近岸地带的日军确实被我们的机群和舰炮消灭得差不多了,冲锋途中,接连七八艘登陆舰船和登陆艇被日军炮弹击中,舰上立刻人员死伤一大片,日军炮弹在命中满载着人员的登陆舰后造成了极大的人员伤亡,上千名弟兄在距离日本本土只有一步之遥时因为战死或受伤而错失了双脚踩在日本本土上的荣耀。就在我思绪纷飞时,登陆舰猛地一震,这是一种撞击上实物的震动,营长大喊道‘弟兄们!上岸!’登陆舰舱门随之在机械轰鸣声中慢慢地打开,浓重的硝烟味立刻扑面而来,我来不及多想,跟身边弟兄们一起冲出登陆舰,踏进齐膝深的海水里,身边开始传来日军机枪扫射声和汉语日军的惨叫声,我脑子昏昏沉沉,行动都是身体自己的本能性反应,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发现我和七八个弟兄们已经在滩头上一块大石头后,登陆战爆发了,我看了看脚下,我的双脚踩在湿润的沙砾泥土里,日本本土的沙砾泥土,但我感觉这跟中国海边的沙砾泥土没什么区别。我望向四周,发现我所在的登陆舰居然是第一个冲上北海道岛的,我的下一个反应就是解下身上的饭盒,双手挖地上,满满地装了一饭盒的沙砾泥土,然后交给身边一个弟兄:‘立刻送回去!这是我们取得的日军本土的第一把泥土!’…”

  宋石峰的这个装满日本本土泥土的饭盒在一个多小时后被郑重庄严地送到了蒋纬国的面前。蒋纬国把手伸进饭盒里,细细地摩挲着里面的日本泥土,问道:“登陆战已经开始了?”

  张发奎点点头:“第一股部队已经正式登陆上岸,后续部队也在源源不断地接连着登陆上岸,敌我双方已经展开陆战。”

  “战况如何?”

  “还算顺利。”

  “那就好。”蒋纬国收回手,吩咐道,“立刻给我准备一架飞机。”

  张发奎有点诧异:“二公子,战事这才刚开始,你就要离开库页岛了?”

  蒋纬国笑起来:“这场战事根本没什么悬念,我又不是军事家,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你的忙,并且,有一件大好事正在等着我呢,我必须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