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 819.荡绳索
  这片空地上出现这些蛇的时候,我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为什么我们走着走着,在深山之中忽然出现一块平坦的地方呢?

  周围看起来连棵树木都没有,其实这件事情也再明显不过了。

  那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经常有东西爬过,而这些东西不是别的,就是我们脚下的这些蛇类。

  不过也幸亏我昨天做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要是我们来到这个地方安营扎寨的话,估计今天或许用不到,今天昨天晚上我们就会被忽然出现的蛇类咬的连渣都不剩。

  这个时候宛如她有些紧张的轻声,对我说道:“小鹤哥,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看起来咱们已经被包围了。”

  宛如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这些蛇类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居然开始缓缓的朝着我们这边移动而来,而且周围的那些灌木丛之中也出现了很多蛇,这些蛇都是受到了指引一般。

  可是这个时候,我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与此同时还闭上了眼睛,仔细聆听周围的声响。

  因为就在刚才,我似乎听到了一阵非常细微的音乐声,这阵音乐声有点类似于笛子的声响。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的飘忽,而且明显是经过特殊制作和改良的笛子,所以她的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的,让你根本就不知道来自于何方。

  配合着周围这些蛇类在地上爬的声音和拍打着叶子的声响,能够辨别出来都是非常困难的,又不是我的心思非常缜密。

  同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坐之后,早就已经在听觉和敏捷上异于常人,换做一个普通人的话,估计根本就听不到。

  当这个声音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猜测到了。

  这些设备不可能是平白无故的出现,而且它们是没有任何生命的,有点类似于式神一样的存在。

  对于这一点我心里面早就已经清楚了,只不过从这更加印证了我内心的那个想法。

  于是我看着面前的宛如轻声说道:“宛如你现在能不能感受到周围有没有活人的气息。”

  可是宛如闻言甚至连感受都没有感受,便有些无奈的冲着我摇了摇头。

  “实在是抱歉,由于周围这些蛇类事太多了,她们已经对我形成了很大的干扰,现在我的能力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看得出来宛如肯定,不是在说谎,现在既然事已至此,就更应该冷静,因为稍有不慎就很有可能让我们陷入到无法挽回的危险之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悲剧又一次出现了,我们脚下不仅仅是地面,连这棵大树在微微晃动着。

  现在我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这片空地上只有这么一棵光秃秃的大树矗立在这里,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情很简单,却没有想到其实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啊。

  只见这些蛇类似乎受到了指引,一般开始全部都朝着这棵大树聚拢着,它们居然会爬树,这也是我当初所没有预料到的一件事情。

  只能说我还是太年轻了,以前在长白山的那口古井里面,明明是见过蛇蜕皮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却忘了蛇会找一棵树蜕皮,更重要的是这些蛇全部都是死蛇,自然而然的就没有我所想象的那样。

  我把什么事情想的都太简单了,眼看着这些蛇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聚拢,现在已经不能够再单纯的等待了,我的脑海中也在飞速运转着,思索该如何行事。

  终于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边跑边想。

  当然了,这个跑也是有方向的,我们不能够在朝着来时的方向跑了,因为这样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完全是无功而返。

  既然这条路是必经之路,为今之计也只有硬抗过去了。

  虽然我们的帐篷和一些其他东西,全部都放在宿营地那里,我们现在距离这片空地大概有几十米的距离,这些蛇已经围拢了差不多了,所以后面那一片空地反倒是空出来了。

  于是我当机立断,直接将后背上的绳索给掏了出来,同时在绳索上沾上了几张符咒,这些符咒能够有效的克制那些阴邪的东西,想必能够对这些蛇类产生一定的撼动,又或是让它们减缓。

  虽然这些蛇看似受人操纵,但是一旦紊乱了它们的气场之后,它们的感官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只要能够给我们争取到一定的时间,一切也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当绳索挂好之后,我稍微扯了扯,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看着面前的宛如开口说道:“宛如你先走,然后让深蓝跟在后面,蔷薇你在我前面,我最后一个。”

  听到我的话后大家都愣了一下,尤其是宛如更是非常坚决的摇了摇头:“不,还是你们先走吧。

  因为这些蛇的气息跟我有某些相似之处,想必它们就算真遇见我,也不可能朝我发起攻击,我也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给你们拖延一定的时间。”

  蔷薇也开口说道:“就是你先走,因为你才是最关键的人物,而且我身手也给你们讲解一些,就算是往前跳也能多跳几米,这些蛇估计也奈何不了我。”

  听到她们的话后,我却有些不太乐意,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能不能别跟我扯这些,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你们忘了咱们这一次行动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

  一切都是按照我所说的形式,这个时候每耽误一秒钟,对于咱们来说就危险一分。

  我不希望你们再说出这种儿戏的话来,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好吗?”

  我的这番话说的也是慷慨陈词,听着大家都没有多说些什么,其实男人有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绝对实力就是能够震慑住周围的女孩子,至少我现在对这一点还是有信心的。

  果然听到我的话后,虽然其她人还是有一些异议,但是她们还是乖乖照做了。

  宛如荡绳子的时候有些不太熟练,荡了几次才终于被我狠狠一推甩了出去。

  :。: